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九章

    时间:2018-07-11 他伫立半晌,回身往云霄派诸女聚首处而去。这时呼延凤、秦盼影也已回来,两人脸上神色如常,全无半分异状。文渊想起两女在林中亲 暱欢好的情景,不禁朝她们望了一眼,心道:「呼延姑娘跟秦姑娘都是云霄派的人杰,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她们竟然有此癖好?」   呼延凤见到他目光扫来,脸上神情登时微变,还瞪一眼,说道:「看什么?」   文渊嗯了一声,拱手微笑道:「没有什么,呼延姑娘雅量海涵,不生在下的气,在下甚是感谢。」呼延凤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秦盼影微笑道:「文公子太客气了,敝派上下承蒙公子相助,尚未答谢,怎敢对公子无礼?师姐刚才略有失态,才该请公子见谅呢。」   文渊见她启唇发语,唇如红玉,齿若含贝,脑海中不由得联想到她为呼延凤舔舐肌肤时的动作,心中突地一跳,略感慌乱,一时不易回话 ,随口应了一声。   秦盼影察觉他神态有异,心中有些奇怪,却绝未想到自己跟呼延凤缠绵的情景,都给文渊看在眼中。   向扬说道:「秦姑娘,方才尚未说完夺香宴之事,现下还要请教。」秦盼影道:「这个自然。」当下众人席地而坐,听秦盼影说出一段缘 由来。   那「夺香宴」乃是武林中贪花好色之徒所发起的一桩恶事,每隔一年举办一次,由主人发出请帖,上书时日地点,与宴之人,至少必须携 带一名女子,在筵席之上供人淫乐。众宾客可各自商议,跟他人交换女奴姦淫,或有容姿出众的美人,便由各人逞技争夺,所谓「夺香」即是 指此。多年以来,夺香宴上失身受辱的闺秀侠女,也不知有多少,不是沦为他人洩慾的奴婢,便是羞愤自尽,少数得以逃脱的,也耻于现身于 江湖。   夺香宴上万恶汇聚,江湖上名门正派的人士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几次群起而攻之,却都无功而返。一来夺香宴主人发帖隐密,若非个中常 客,难以得知何时何地举办,二来宴上多有邪派高手,倘若前去声讨者势单力薄,多半当场便送了性命。若然聚众攻伐,难免引人注目,武林 中一传开,主人立即发帖改换地点,经常令前来阻挠者扑了个空。   主办夺香宴的主人共有三大势力,每年一次轮替,分别是「罪恶渊薮」   四非人之首寇非天、滇岭派掌门白超然、云霄派东宗掌门「万里飞鹏」程太昊。罪恶渊薮、滇岭派本来声名狼藉,倒还罢了,云霄派却是 武林名门之一,程太昊自言与寇、白二人合作时,在武林中登时掀起大风波。   却说十多年前,云霄派东西两宗本来相安无事,同居西域天山比翼宫中。云霄派创派祖师原是一对情侣,因为分属不同门派,两人的尊长 却又互相敌对,不许两人来往,无可奈何之下,索性远赴西域,隐居天山,日后武功渐进,终于开创了云霄派。云霄派立派百年,东宗收男弟 子,西宗收女弟子,各传夫妻俩人的绝艺。历来两宗门徒时常有人结伉俪,子女又入云霄派中。连传数代下来,却在东宗掌门传到程太昊时出 了问题。   程太昊继任掌门时,只不过二十来岁,却已尽得东宗武功真传,轻功掌法并称深湛,得了「万里飞鹏」的称号。但他武功虽佳,却始终不 及当时的西宗掌门陆曼灵。陆曼灵年纪较他为轻,算是他的师妹,他不甘在武艺上屈于一个女子,几年修练下来,常向陆曼灵挑战,切磋武艺 ,但每次交手,只觉差距越大,心中暗恨,心想:「东宗武功招数雄猛勇健,西宗的武功繁複奥妙,应该各有所长,何以我总是无法胜过陆师 妹?祖师传艺之时,定是偏心爱妻,多传了珍异武功,以致于我东宗堂堂丈夫,竟胜不过西宗的姑娘家们,这口气怎么忍得下去?」   陆曼灵对程太昊却甚是佩服,心想:「东宗的武功重在内功根基,内力不到,威力显不出来,日后内功有成,却是威力无穷。程师兄年纪轻轻,居然已经这等厉害,再过十年,我的招数再怎么变化,怕也胜他不过了。云霄派有这样的人才,也对得起两位祖师了。」她倾慕程太昊 练功刻苦的狠劲,慢慢爱上了这个东宗的师兄,终于有一日私下向他吐露了情意。   美人倾心于己,程太昊惊喜之余,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我若跟陆师妹结成连理,说不定便能哄得她将西宗武学的秘要说给我听,日后东 宗弟子必可声威大振,不再屈于西宗之下,岂非大妙?」当下也接受了陆曼灵的情意,不久两人便在比翼宫成亲。   婚后程太昊常向陆曼灵问起西宗的武功精义,陆曼灵本来不肯多说,但是程太昊甚有耐心,出尽花言巧语,平日固然极尽恩爱,床第之事 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每每令娇妻失魂落魄,如欲登天。久而久之,陆曼灵禁不起丈夫的调情哄骗,又想两人本是同派弟子,如今又有白髮盟约 ,同他说些武功要诀,又打什么紧?不出两年,西宗的武功尽在程太昊掌握之中。   程太昊既得西宗绝学,与东宗武功交相参悟,修为大进,婚后三年,已经胜过陆曼灵的功力。程太昊大喜之余,渐生骄纵之心,对西宗的 女弟子时常出言不逊,有所轻侮。陆曼灵知道了,对程太昊表示不满,程太昊却置之不理。陆曼灵甚为气恼,当晚程太昊有意求欢,便加以回绝。这却又惹怒了程太昊,心道:「我程太昊堂堂男子汉,还要看你这婆娘脸色?以前我打不过你,现下瞧你还能怎样?」当晚硬是制住了陆 曼灵,故意把她压在窗边,从背后猛力进攻她的身体,让她的呻吟声传出房外。深夜之中,不少东、西两宗的弟子都闻声至窗外远远偷看,见 到陆曼灵赤裸的上半身在窗外摆荡,双乳在程太昊掌中揉搓变形,西宗掌门的矜持尽失,变成了一个任凭夫君取乐的少妇。   陆曼灵受到这样的羞辱,既感伤痛,复觉无颜担当西宗掌门,次日便将西宗掌门之宝金翅刀交还西宗一名长老,自己不告而别。程太昊知 道了,带领三名师弟四下搜查,在天山山脚十里处将她追上,动手把陆曼灵制伏,四人竟轮流将她姦淫至死。程太昊发了狠,决定一举吞併西 宗,将所有女弟子都变为东宗的女奴,一吐少年时不敌陆曼灵之怨气,当下回到比翼宫,率领东宗弟子进攻西宗。西宗此时尚有三位长老,都 是七八十岁的老妇,武功极为精湛,却都死于程太昊的手下。   陆曼灵的一名师妹知道西宗无人能敌程太昊,眼见西宗将要一败涂地,不愿一众年轻女弟子受辱,危急之时,将金翅刀和西宗的武功秘笈带在身上,领着二十多名后辈少女逃离天山,朝南方逃去,藏在一处深山之中。二个月后,这女弟子带着两个少女偷偷重返天山,才知东宗已 然远走中原,比翼宫仍然存在,却是遍地尸骸,都是在两宗大战中丧生的弟子,许多女子腐烂的尸身上衣衫破碎,显然生前都遭受惨酷的姦淫 .   这名女弟子伤痛之余,安葬了同门的尸骨,回到深山之中,将金翅刀和西宗所有秘笈传给陆曼灵的大弟子,亦即当时年仅十三岁的呼延凤 ,督导后一代的年轻弟子学艺,要她们记住东宗叛变的血仇,日后必报。数年后,这名女子去世,呼延凤带领师妹们重回比翼宫居住,又在宫 中密室得到不少西宗武学的要旨,武功又有所精进。   这时程太昊率领东宗在中原大逞威风,一举挑了三个赫赫有名的大帮派,「万里飞鹏」之名震动江湖。他名声既响,更是不可一世,竟与 白超然、寇非天创下夺香宴,俨然统领江湖邪门,与当时龙驭清接掌的皇陵派互别苗头。   这一年的夺香宴,正是由程太昊举办。他早知云霄派西宗又在天山重起,只是料想众女都是年轻女子,有何作为?虽想派人前去捉拿众女 前来淫乐,但天山路程遥远,也就不想多费力气,专在中原掳掠美女便了。直到西宗「百灵鸟」白月翎因事前来中土,不慎落入四非人手中,呼延凤率众来救,欲将新仇旧恨一起算清,程太昊这才派出卓善等人前来迎击,打算擒拿西宗诸女。   云霄派东西两宗的争斗,向扬跟文渊都是初次听闻,听秦盼影说罢,心中均起感歎义愤。向扬骂道:「这程太昊如此可恶!」文渊歎道: 「这位陆前辈遇人不淑,实堪警世。那程太昊心肠歹毒,陆前辈若能及早察知,也可免了如此不幸。」   却听呼延凤哼了一声,冷冷地道:「男人心地狡猾残忍,难道还少了?   师父用命换给了我们这一个教训。哼,谁知你们又是什么样的人,却来装模作样?「   向扬本来对呼延凤的态度甚感不满,但听了秦盼影的述说,对于呼延凤的言行也就谅解了不少,此时也不抗辩,心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自己知道、婉雁知道,也就够了,何必多说?」   文渊说道:「秦姑娘,那程太昊将在何处举办夺香宴,可有眉目?」秦盼影面有难色,道:「他们行事隐密,至今我们尚不得讯息。东宗 的根据地位在崂山,我们正打算前去打探,应可得到一些消息。」话才出口,忽听一人声音远远传来,说道:「不必那么麻烦了!」这句话在 众人耳中清楚明白,黑夜中却尚未现形。   文渊心中一喜,提气叫道:「慕容兄,是你到了?」只听那人说道:「废话,除了我还有谁?」只听另一个娇嫩的声音笑道:「大哥,还 有我们啊。」那男子骂道:「你这话更加是废话!我是说说话的人,又不是过来的人。」说话之际,四个人影飞快奔来,当先一个是慕容修, 后面跟着小慕容,再后面则是华瑄跟蓝灵玉携手奔来。   华瑄远远见到文渊,心中狂喜,放开了手,加快脚步越过大小慕容,叫道:「文师兄,文师兄!你……你在这里,你真的在这里!」文渊 站起身来,华瑄正好投在他怀里,如带呜咽地叫道:「文师兄!我……我想死你了!我、我、我……」   文渊心里无限欢喜,拍拍她的背,柔声道:「师妹,师妹,我也想你!你没事罢?」华瑄把头在他怀里不住磨蹭,哭叫道:「啊、啊── 文师兄,我好怕看不到你了!我……我……啊、哈、我……」   小慕容奔将过来,笑道:「这不是看到了吗?」向文渊一眨眼,笑道:「妹子,你别哭啊,待会儿我告诉你一件事,包準你马上想打你文 师兄两巴掌。」文渊脸上一红,生怕小慕容要当众说出柳氏姐妹之事,连忙道:「小茵,你……你可不能随口乱说。」小慕容霎霎眼,拉过华 瑄,笑得甚有调侃之意。   苗琼音道:「向公子,那位是你跟文公子的师妹啊?」向扬微笑道:「是,她叫华瑄. 」苗琼音向华瑄看了一看,笑道:「好可爱喔,向 公子,你们师兄妹三个都是……嗯……」一时想不出什么词语形容,歪着头想了想,微笑道:「都很好!」向扬一听,错愕之际,不禁甚感好 笑,只得点点头道:「多谢,多谢。」   呼延凤朝慕容修一望,冷哼一声,慢慢转过头去。秦盼影不知他是何人,上前拱手道:「这位公子可是複姓慕容?敢问公子大名?」慕容 修道:「本大爷是大慕容,名字就不必说了!」朝蓝灵玉一指,道:「这位是巾帼庄三庄主,你有什么话,跟她说去,我可懒得多说。」竟不 再理会秦盼影,走到文渊身边,道:「小子,你打算上夺香宴去,是不是?」文渊道:「正是,请慕容兄指点。」慕容修嘿嘿一笑,伸手自怀 中取出一张帖子,道:「程太昊送来一张请帖,想去,就跟我来罢!」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愕然。呼延凤陡然回身,怒喝道:「你有夺香宴请帖?你……你也是个罪大当诛之人!」斗篷一抖,金翅刀闪闪生光 .慕容修冷笑道:「那还用说?不过本大爷不屑这种狗屁宴会罢了。白超然、寇非天的帖子我也接过,还没去过一次。嘿嘿,这次似乎非去不 可,程太昊能请到我大慕容,旁人可要说他面子不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