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蒙古草原上的成人仪式
 

    蒙古草原上的成人仪式

    时间:2018-06-14 (一)助手乌托 作为人民日报的资深记者我在一次工作会谈中接到上级命令,将奔赴内蒙古考察当地民族的风俗人情。在飞往呼和浩特的飞机上我陷入了沉思,如何在这广阔的大草原上展开考察活动的确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还好一下飞机蒙古草原特有的异域风情让我暂时忘记了工作的烦恼。 蓝天白云,碧野红花,羊群斑斑,乳香飘飘,数千里的北国草原,浩瀚无边的戈壁沙漠,这就是游牧文化的摇篮、蒙古文化的发祥地。这里充满诱人的魅力,富有神秘的色彩,留传着古老的传说。从阴山巖画到突厥石人,从恐龙之乡到红山文化,从元朝上都到成吉思汗陵园,从草原观光到热水温泉,无论是蒙古包里的奶茶还是牧羊人的歌声,无论是马背上的较量还是马头琴的旋律,都是游牧生活的体验。 但这些都是为人们所熟知的蒙古文化。作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反覆报道这些人民群众都耳熟能详的老黄页未免有应付之嫌。这次主编的要求就是要发掘新素材,奇素材,不为人所知的神秘素材!这正是最让我头疼的。如何去探索蒙古草原那神秘的一面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首先我是一个蒙古盲,对蒙古文化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蒙古旅游手册上那一小段简介上。看来首要的任务是先要物色一个能干的当地导游了! 在省文化局我得到了热情的帮助。一个看来十分精明的蒙古小伙加入到了这次任务中来。从一见面我们便谈得相当投机,他叫乌托,是土生土长的蒙古族人,今年25岁,毕业于内蒙古大学,专研蒙古文化。在回宾馆的路上小伙子一脸自信地告诉我,这次考察活动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看到他如此的胸有成竹我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由于这次任务的时间限制我们决定明天就得出发,可活动目的地在哪儿呢?我要採访的目标又是什么呢?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顿感无所适从。 乌托也很纳闷:「你们这么大个人民日报,蒙古都不知考察多少遍了,还有什么值得考察的呢?」 这时我想到了主编的那番要求:「哎,还不是上头的命令,说什么要发掘一些新奇的玩意。让人为难呀。」 我抬头看了一下乌托,他用手托着那鬍子拉扎的下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你有什么好主意吗?」我急切的问到。 沉默片刻他开口了:「嗯,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也许有你想得到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彷彿如获至宝。我激动的握住小伙子的双手:「兄弟你算帮了我一个大忙,明天我们就出发吧!」 (二)神秘民族 在昨天晚餐后的畅谈中,我得知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叫塔克旗。离包头120公里。那里主要居住着的大多数是拉里族人(拉里族是蒙古族的一个分支,又叫白蒙)。拉里族人数稀少,不喜好与外界交流。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民俗风情,甚至有人认为他们根本就不存在。听乌托说拉里族的祭祀活动是蒙古族最为古老神秘的祭祀。由于几乎与外界隔绝迄今还保留着最完整最传统祭祀程序。(由于时代和文化的进步,目前蒙古族已去除了部分民俗中的陋习)。时下正是蒙古人一年四次的成吉思汗祭奠。对于这次採访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坐上了开往包头的汽车,虽然这一路旅途辛劳但我对拉里族的兴趣却愈来愈浓!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了内蒙古的第二大城市包头。说来惭愧对包头的认识也仅仅只是对小肥羊火锅的情有独衷。没想到这座城市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却是如此美丽。在走出车站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穿着蒙古族服装体态丰韵的中年妇女在向我们热情招手。走近才知道她是乌托的朋友,名叫那娃。听乌托介绍她正是一个正宗的拉里族妇女,今年45岁,在包头文化局工作。我热情的与她握手,眼神充满好奇与激动!没想到传说中异常神秘的拉里族人竟这么容易就见到了。在交谈中我发现那娃是一个非常热情好客的蒙古人。与传说中喜欢隐秘生活的拉里人有点格格不入。我向她表达了我的疑问。 她说道:「也许是在城市住的时间太久了吧,觉得自己更想一个汉人。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对拉里族人的那份畏忌稍微有了些许缓和。我们住进了包头文化局的招待所。虽然旅途疲惫但一进屋并没有心思休息。因为时间的限制我们三人必须尽快制定出这次拉里之行的考察计划同时决定明天便起程出发。在会谈中那娃向我简要介绍了拉里的一些情况。她说明天就是成吉思汗祭奠的第三天,是祭奠的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明天将是拉里族一年一度的成人仪式,又叫做查干苏鲁克祭,每个满十五岁的拉里少年都要在那一天参加仪式走向「成人」。更让我欣喜的是这个仪式只有拉里族所独有,他们至今还保留着完整的祭祀仪程。里面包含着许多现代社会所无法想像的活动。真是令人嚮往。可那娃接下来的一番话就如同向我的头上浇了一盆凉水。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儿。 「可是拉里族的成人仪式是不允许外族人观看的」 「啊。。。那怎么办?那总不能白去一趟吧?」我一脸无奈地问到。 「呵呵。。。没关係我向他们解释解释,希望能成。」那娃好像心里有底。 「那就拜託了。」话说完感觉脑子很乱。没想到这次蒙古之行比想像的要困难许多。 (四)化险为夷 也不知睡了多久被那娃叫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情况怎样?」我睡眼惺忪的问到。 「他同意了,不得不承认你们很幸运。父亲对你不远万里来观看我们的祭奠感到很欣慰!」那娃微微一笑。 「呵呵。。。我不是在做梦吧?真有你的!太谢谢了!事成之后到北京做客,我款待!哈哈。。。」 那娃叫我出去走走,可是对下午的经历还有些后怕,于是我只是将头探出门外。没想到一下子就被这热闹的游牧生活深深吸引。满天繁星下一堆堆篝火正热烈的燃烧着。人们围着篝火有说有唱,马头琴声的悠扬和蒙古汉子豪迈的歌声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蒙古祭奠活动的火热和激情。 随着那娃的指引我们来到了聚居地的中心那个最大的蒙古包。那娃说它就像一个大礼堂是族人们举行重大活动和会议的地方。走近发现早已有许多人在门口等候,这时有点紧张的我拽了拽那娃:「什么情况,没问题吧?」 那娃笑了,又是那爽朗的笑声。「那是在欢迎你呢!」 怪怪,真把我吓了一跳。就在这时长者向我走来,一反常态地和我拥抱。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一时间不知所措,生怕做错些什么。然后长者开口说话了根据那娃的翻译我了解的大概含义。 「今天,在这个伟大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尊贵的客人,这是拉里族破天荒的接纳外族人参加我们的祭奠仪式,我们拉里族这么多年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至今不被世人所知。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作为你们的领导者我不愿在继续这样的境况,这位贵客正是一位优秀的新闻记者,今天我邀请这位贵客加入我们的仪式。相信他的到来必定会为我们的孩子带来查干苏鲁克的吉祥!族民们该是我们容入民族大家庭的时候了!」 听到这里心情放鬆了许多,突然感觉自己背负着神圣的使命。哎。。。没想到拉里族人的性情如此的善变。「这个。。。非常荣幸能来到拉里族採访,这里的一切感觉都是那么的美好!我很喜欢这里,也很感谢各位能给我这次难得的机会!!谢谢!」 一阵寒暄后在拉里人热情的欢呼声中我们走进了蒙古包。 (五)难以置信 走进蒙古包一阵浓烈的异味扑鼻而来(羊骚味)。室内感觉很暖和,蒙古包是用兽皮製作的。微微发红的兽皮在几盏油灯的照射下使室内充满神秘的气息。蒙古包的地面是用羊皮铺的地毯,坐上去很柔软。地毯上放了许多桌子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放置了一个圆形的木台,看来这里是举行成人仪式的地方。大眼一看蒙古包里的装饰的确有点简陋,但桌子上摆放的各种食品却锁定了我的视线。 看来拉里人很喜欢奶製品,所製作的奶食品品种丰富、名目繁多,听那娃向我介绍有哲嘿、奶皮、奶豆腐、塔日格、乳酪、酸马奶和奶酒。除了奶製品最吸引我的是烤全羊,浓香酥脆口感极佳,真是大饱口服!宴会进行的相当融洽和热烈,人们争相敬酒祝福。当然我也不例外几回合后不胜酒量的我已经飘飘然起来。酒足饭饱接下来活动也将进入正题。这时长者站了起来。 「族民们,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是我们的孩子们成为男子汉的神圣之日,我们伟大的祖先成吉思汗将会永远保护孩子们,他的无限力量会帮助孩子们成为真正的草原苍鹰!」长者的声音有力而沧桑,震人心魄。 「今天有几个男孩要参加成人仪式?」由于还没看到孩子我纳闷的问到。 「听父亲说是五个吧。都是十五岁。」那娃说道。 「能简单介绍一下仪式的过程吗?」还没等仪式开始我已经急不可耐了。 「呵呵。。。最好先不告诉你。一会儿你会有大发现的?」那娃神秘兮兮的说。 「哦?希望如此。」那娃的话让我浮想联翩。 就在此时长者宣布仪式开始。全场的族人开始哼唱一首曲调高亢的歌曲,气氛庄重而肃穆。我为了压抑激动的心情屏住了呼吸。身边的乌托倒像个没事人还在大口大口的嚼着他手上的羊排。看看他满脸油腻的样子我开心地笑了。 蒙古包的门帘被打开了,先后进来五个赤着脚的男孩。让我奇怪的是他们穿的服饰和在场的其他人不同,是一件大袍子很像城里人平时穿的睡衣。在司仪的指引下他们来到地毯中间并面向长者。这时几个用黑纱布蒙面的司仪给每个男孩送上一杯羊奶酒。孩子们端好酒后长者说话了。 「草原孕育了你们,草原使你们成长,草原是你们大展宏图的舞台,你们和伟大的领袖成吉思汗一样驰骋在同一片草原之上,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热血!孩子们象成吉思汗一样完成你们的使命吧!」 话一说完,五个孩子举杯一饮而尽。就在此时蒙古包的门帘又被打开了。这时进来了五个看似中年的妇女,同样赤脚同样穿着一件大袍子。看到这种情况让我十分不解? 「她们是谁?」我急切的问到。 「她们都是孩子的母亲。也是这次仪式的参与者。」那娃说。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仪式够热闹啊。」 我的话刚说完,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母亲和孩子都褪下了身上的大袍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一丝不挂。我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 「天那!他们在做什么?」我发疯的问到。 「不要紧张我说过你会有大发现的。」那娃神情自若。 我看了看身边的乌托他看起来比我还要惊讶。 (六)成人仪式 「她们扮演未被驯服的野马。」那娃调侃的说着,「这些孩子们在今晚要完成驯服她们的任务。」 「什么?是玩笑吗?」我一脸茫然。 「不是玩笑,这正是我们拉里族几前年流传下来的祭奠仪式。」那娃一本正经的说着。「给你挑明了吧,也就是儿子必须与母亲胶合从而完成走向成人的一步。」 我和乌托听得目瞪口呆,面面向睽说不出半点话来。与此同时眼前赤身裸体的五位母亲在司仪的指引下依次排开趴在地毯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众目睽睽下两腿间的私处一览无遗。男孩子们则依然站立由司仪在他们的JJ上涂抹一种粘膏,听那娃说这种用羊奶製成的粘膏可以起到润滑作用。 靠近我的桌子的一位母亲看样子有四十多岁,从体形上看是一位典型的蒙古妇女,体态丰韵,皮肤白皙,有着一对饱满的咪咪。从她的表情看来相当自然并没有任何羞涩之感。这时她正在召唤她的儿子。五个孩子中个头最小的一个男孩走了过来,孩子看着很腼腆,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圆圆的脸上泛着红晕。也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有点害羞。与他腼腆的面孔截然不同的是他的下体却傲然耸立,一副气势逼人的样子。JJ上涂满了乳白色的粘膏。 男孩走过来跪到母亲身后,双手扶住母亲的臀部。看到这个时候我和乌托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这种场面在现代社会是不敢想像的。那娃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 「怎么了?是不是有点接受不了。」 「这个。。。不好意思这种场面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没关係的,我可以理解。这种事情在你们那里也许是错误的但是在拉里是神圣的高尚的。」 神圣的高尚的。这句话到现在还在我脑海里迴荡着久久不能抹去。 直到五个男孩子都準备就绪了。长者站了起来:「孩子们走向成人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像个英雄那样去征服草原吧!」 话音一落高亢的歌声再次响起。在母亲的指引下孩子们将尚未完全成熟的JJ小心翼翼地插RU母亲的体内。看到这一刻我的心跳都快停止了。随着性器官的完全结合,儿子开始了缓慢的抽送。带着粘膏的阴JING在母亲体内摩擦时发出清晰的声响,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声音在高亢的歌声中有节奏地持续着。 (七)灵魂的交换 我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些孩子会不会在母亲的体内完成SHE精呢?从刚才的迹象看母子双方好像都没有做任何避YUN措施。当我把这个疑问告诉那娃时,她一听便笑了。 「避YUN措施早就已经实施了,母亲在仪式前要先食用我们祖传的草药,它具有非常强的避晕能力。我们已经沿用这种方法几千年了。」 听到这里我大为吃惊,没想到这小小的拉里族竟还有这等本事,了不起。 那娃接着说:「男孩子必须要在母亲体内完成SHE精而且不能有一滴遗漏。因为在拉里族看来精YE代表灵魂,是男性身体的精髓。男孩在出生时并没有灵魂,是母亲赐予他的灵魂。男孩在成人仪式时向母亲体内射入童子之身的第一次金液,这表明他已将母亲给他的灵魂归还给母亲。」那娃认真的说着。「这也是向母亲对自己十五年养育之恩的一个交代,交还孩童的灵魂从而真正成为一个男人开始走上独立生活。」 「请继续说。」我听得很入神。 「拉里人还相信胶合不光可以交换灵魂还能传递生存的经验。孩子出生时带走了母亲所给的灵魂还带走了母亲所给的生存经验。在成人仪式前孩子以前的的生存经验已经不能帮助他们进行未来的生活,因此需要再次进入母亲体内吸取母亲丰富的生存经验。以后一直到孩子结婚前每年的生日都要和母亲进行一次XINGJIAO。这也是孩子走向成人的重要一步。」 我看了看在我面前的那对母子还在继续着所谓神圣的XINGJIAO。好一副祥合的画面,没有肉瑜没有邪念只有建立在至高精神世界神圣的交合。少年古铜色的皮肤和母亲雪白的肉提体在我眼前慢慢虚化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表情安详的母亲的身体在儿子的撞击下前后晃动着,那对醒目的双乳摇摆不停。男孩子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表情镇定丝毫不受快感的左右。看上去还真像一个扬鞭策马的蒙古大汉。 「为什么要採用这种姿势呢?」我看到高高抬起臀部的母亲不解的问那娃。 「首先这种姿势的意义就是表现征服。前面说过了母亲扮演的就是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男孩子必须先征服野马才能有勇气去征服草原。而男人必须先征服女人才能有勇气去征服世界。在拉里人认为母亲是所有女人中最优秀的。孩子们骑在母亲身上并向母亲体内完成色精这是对母亲彻底征服的最好证明。」那娃很有耐心的回答着。 这时我看见面前的那个男孩加快了抽送。他马上就要搞潮了。先前涂在JJ上的粘膏在反覆的摩擦下已变成液态,那异常清晰的摩擦声也渐渐消失。男孩抱着母亲雪白的屁股开始大声的呻吟,在结束最后的抽送后臀部向前用力一顶开始有节律的抽搐起来。看来他正在向母亲体内色精。 高潮过后男孩俯身趴在母亲身上喘息着。型交消耗了少年太多的体力。这时母亲转过头来微笑着和他喃喃细语着什么。在他们旁边还有两个孩子还在继续运动着看样子不久也会结束交合。这时司仪召唤结束交合的孩子离开母亲的身体。男孩小心翼翼的抽出早已瘫软的JJ。这个时候母亲们并没有起来,还继续保持原先的姿态。几个司仪们在用热毛巾为她们擦拭下体。 「为什么她们还不能起来?」我问那娃。 「现在还不能起来,因为精液是儿子的灵魂。为了不让精液留出体外同时更好地吸收孩子们的精液,所以必须保持这个姿势一段时间。」那娃笑着说。 与此同时,现场气氛并没有因群交的结束而低落,相反人们开始了更欢快的歌唱。司仪们又端来了丰盛的食品。在母亲们离去后几个拉里姑娘走到原先母子交合的地毯上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全场气氛再次达到高潮。 「仪式顺利结束,大家都在为孩子们的表现而高兴呢。」那娃笑着说。 我和乌托也被现场气氛所感染和他们一块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