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淫母凤仪
 

    淫母凤仪

    时间:2018-06-14 「妈,可以再帮我倒杯果汁吗?」拿着手中空杯,我朝着妈妈的方向说着。   「当然可以啊,我的小主人。」妈妈将吃到一半的三明治放在桌上,拿了杯 子后往冰箱的方向走去。明明才刚发射了一次,但看着妈妈一丝不挂的背影,还 有那随着步伐扭动、弹性极佳的两片臀肉,我双腿间的肉棒又开始蠢蠢慾动地抬 起了头来……   「啊啊…好想跟女人做爱喔。」明明是令人愉快的周末,但我却怎么也开心 不起来,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我双手枕在后脑勺上有气无力的走着。   「干嘛啊,又不是没看过A片,反应有必要那么夸张吗?」同学阿易说着, 嗤之以鼻的苦笑了一下。   「呿,妳这个千人斩哪能理解我们这种小处男的心声啊?而且,为什么妳也 会在阿儒家啊?A片这种东西对妳来说应该没感觉了吧?」我朝阿易肩膀推了下, 跟着苦笑道。   「拜託,就是因为没感觉了所以我才都送给阿儒啊,妳又没说妳要,不然的 话全送妳也没关係啊。」   「哇哩勒……啊妳是不会早点问喔……死党都当假的就对啦?」我嘟起嘴抗 议着,一边像要诅咒阿易般含恨地瞪着他瞧,抱怨他一点也不照顾我这从幼稚园 开始就一直同班的同学。   「行了行了,妳的脸已经够衰了,别在用那种眼神死盯我看,好啦好啦~别 说我不照顾妳,妳喜欢年纪大一点的女生对吧?我家还有一些姐係的,要不要?」   阿易一边姦笑一边用手肘推着我的手臂说着。呜,真不愧是我的好麻吉!   从阿易家离开之后,让我不禁怀疑起他是不是有在夜市卖A片啊?光碟的数 量也未免太多了点,明明说是「一些」,但拿出来的A片几乎都快把我的包包给 挤爆了。妈的,这个阿易一定是个大盘商没错!   之后,好不容易等到妈妈睡着,我才放胆地捻手捻脚来到客厅,拿了几片阿 易特别推荐的片子準备好好观赏。   「啊……嗯……唔嗯……」   活见鬼了!片子也才刚放进光碟机裏而已,怎么就有女人的呻吟声跑出来了? 吓得我赶紧拿了遥控器将电视切为静音。   『啊勒?是静音没错啊,怎么会……』在关掉电视还是可以听到呻吟声后, 我先是鬆了口气的庆幸自己不是见鬼了,跟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跟随着声音 的来源一路来到了妈妈的房间……   「WTF……!」在悄悄的打开了妈妈的房门后,门缝中飘散出的不衹是妈 妈房间内的玫瑰香味,还有妈妈的淫声浪语,我摀着嘴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 妈妈此时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自慰!   看着妈妈双脚大开不断地拿着电动按摩棒狠狠抽插着自己的下体,另一衹手 则粗鲁的一会捏一会揉的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及奶头。想不到平常一脸正经的妈妈 也有这么淫蕩的一面,突然间让我觉得一阵燥热,裤子裏的肉棒也在瞬间勃起, 像在宣示自己的存在般努力想挤出裤头透气。   「啊啊……要到了……要到了……要……唔嗯嗯嗯嗯嗯!」在电动按摩棒不 断的抽插下,妈妈很快地到达了高潮,而且大概是怕被我听见,看到妈妈紧咬着 枕头的一角,拼命地尽量让自己不叫出声来,跟着像A片中的女优们一样,高潮 后的妈妈像被电流电到一般,整个人抽搐个不停,久久不能自己。   在高潮过后,也许是疲累了的关係,妈妈竟然没有收拾的就这么直接睡着了, 在听到妈妈发出轻微的鼾声后,我大胆的来到了妈妈的身边。   因为有着1/4的外国血统,妈妈在我小时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漂亮女神, 不仅五官深邃漂亮外,就连身材也像模特儿一样高挑修长。背对着我侧躺的妈妈, 在小夜灯昏黄的灯光下,腰间的性感曲线、丰满的软嫩臀肉及修长的白晰双腿形 成了一幅无法言语的美丽画面。   小心翼翼的将妈妈翻过身后,我看到了自上小学后就再也没见过的妈妈的乳 房,外表浑圆饱满不说,枣红色的奶头及乳晕更不像有一个孩子的妈该拥有的, 看得我是直吞口水、忍不住地想将她们一起放进口中吸吮。   再将眼神向下游移,我的双眼来到了妈妈的股间,想一睹将自己诞生于这世 上的神秘……咦!   『妈妈……没有阴毛……!』不知道是剃光还是天生的,妈妈的鼠蹊部到 阴户一带就像个小女孩似的连根毛都没有。哇呜~今天还真是开眼界了!   「唔……」正当我还想更进一步时,妈妈突然发出了声音,吓得我赶紧就地 蹲下躲进了床底。   「糟糕……我怎么就这样睡着了,幸好没被阿均看到,嘿嘿。」听到妈妈起 床的声音,还有其他稀稀疏疏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妈妈在穿衣服了。   「咖洽」   穿好衣服的妈妈关了夜灯后又躺回了床上继续睡觉,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溜 回了房间,并足足打了三枪之后才满意的入睡……   自此之后,让我最期待的事就是妈妈的自慰时间了。但让我惊讶的是,原先 我还以为妈妈了不起三四天自慰一次就算多了,在这几天守夜的结果后发现,妈 妈根本是个跟外表不相符的十足大骚货!   天天要也就算了,连使用的情趣道具还多到超乎我的想像,各型各色的跳蛋 种类已经多到让我眼花撩乱不说,没想到各种尺寸的按摩棒妈妈也是一应俱全, 难不成妈妈跟阿易一样,也是大盘商吗……   不过想想,毕竟妈妈都已经守寡好几年了,这对步入狼虎之年却又一直没有 伴侣的她来说,对性的需求似乎也衹能寄託在这些成人玩具上头了。也因为这样, 不知怎的突然让我有了使命感-我想让妈妈性福!   在打算行动后,我準备好所有一切派得上用场的东西,半夜埋伏在妈妈的房 间门口,等着时机的到来。   一如往常的,今晚的妈妈依旧沉溺于自慰的愉悦漩涡之中,贪婪忘我地用着 粗大的按摩棒姦来回淫着自己的下体,在一次高潮的结束后,气喘嘘嘘的仰躺在 床铺上享受着愉韵。   我按照计划的在这个时候冲进了房间之中,趁着妈妈还没有回过神,轻而易 举的就将她压制在床上。   「HELLOOO…美女…」怕被妈妈认出,我戴着土匪帽压低了音量说着, 妈妈似乎也在这个时候惊觉大事不妙,放声尖叫了出来。   「妳!妳是谁?呀啊啊啊啊!」   「嘘、嘘、嘘…我可不想惹来麻烦,我想……妳应该也是吧?」拿出了预藏 的刀子,我一边摀着妈妈的嘴一边用着刀尖在她面前晃着。感觉到自己生命会有 危险的妈妈紧张地马上收口,跟着乖巧的点了点头。   「很好,乖孩子。」见妈妈肯配合,我慢慢的鬆开了她的嘴巴。   「妳……妳想做什么……」妈妈用着颤抖的声音问着。   「本来嘛……我衹想是想拿点值钱的东西就闪人的,可是~想不到我竟会遇 上这么好的事呢,妳懂我在说什么吧?哼哼…」压坐在妈妈的腹部,我一边冷笑 一边用着刀尖轻轻地在她的乳头上来回游走。   「……」知道我在打她身体的主意,妈妈不敢看我的将脸转向另一边,一付 叫我赶紧了事的表情。   「呦…这么认命啊,很好很好。」   见妈妈完全没有想反抗的意思,我暗爽地心想这可比计划中的轻鬆多了。但, 一方面我还是会怕妈妈可能突然拿个什么东西砸过来,我还是用了从网路买来的 情趣手铐将妈妈的双手反铐在背后以防万一。   「我不会反抗的……但……求求妳……最起码请戴个套子……」肉在砧上衹 能任由我宰割的妈妈冷冷的说着。看到妈妈这样,突然间让我觉得有些心疼。   「放心~我也是有分寸的……」但做戏也得做全套,总不可能到了这个地步 才拿下面罩跟妈妈说我是开玩笑的吧?不被她杀了熬汤才有鬼哩!   戴上準备好的套子,我兴奋地在脱去了全身的衣物后趴到了妈妈的身上,狼 吻着她每一吋的肌肤、粗鲁地搓揉着她的巨大却又软嫩的乳房,一想到即将要与 自己的亲生母亲发生性关係,我的肉棒就失控的在妈妈的腹部及耻丘上不断地胡 乱的敲打着。   相对于我的猴急,妈妈倒是显得冷静许多。完全不见自慰时的热情与激动外, 皱着眉、咬着下嘴唇的她似乎衹想赶紧结束这一切。   「太太,有哪裏是希望我帮妳舔的吗?」因为是要让妈妈觉得性福,总不能 衹有我单方面玩弄而已,就算这整个过程都是错的。   「没有……请妳发泄完就赶紧离开吧……」妈妈依旧别过头的冷静处理着这 一切,在昏黄的灯光下,无可奈何的表情是多么的惹人怜爱。   「呵呵呵……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看起来似乎不是这样呢……妳看,妳的 小穴穴还比妳诚实呢……」每天看妈妈自慰,我当然知道妈妈的敏感带,一边搓 揉着她的奶头,我一边指姦着妈妈多汁的淫穴,跟着将沾满了蜜液的手指拿到她 的眼前让她看着。   「我……我才没有妳说的那样!」妈妈娇嗔的反驳着,随着我的手指不断地 在她的小穴中抽插、进出,妈妈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无可奈何慢慢地转变为对性 爱渴望的慾女。   「想要这个了吗?开口来求我吧。」妈妈的下体被我玩弄到已经不能用洪水 氾滥来形容,我握着肉棒在她的肉缝上头来回地不停磨蹭着。   「我……」妈妈瞪大了双眼直盯着股间的肉棒瞧,似乎是想要回应我,但却 又开不了口,大概是理智告诉她不能那么做吧?   不过,最后还是我先投降,没等到妈妈开口要求,我就将忍耐到极限的肉棒 给整根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之中。虽然做过好几次的模拟,但毕竟真实的肉穴还是 跟想像中的有差别,阴道中湿暖、软嫩的感觉即使是在戴上套子也一样强烈,不 禁让我暗自庆幸着还好有事先打过一枪,要不然这一下可能就让我这个小处男爽 得直接射精了。   慢慢习惯之后,我一边紧抓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本能的摆动起自己的腰部, 对着自己的母亲做着男女交媾的动作。虽然不知道妈妈自己有没有发现,但她的 声音也在我的肉棒插入之后有了明显的变化……   「唔嗯……啊啊……嗯唔……啊嗯……」   「舒服吗?太太?」我问着妈妈,一边不忘加大抽插时的力道。   「我不知道……我……我的脑袋好混乱……」妈妈娇羞的摇着头,看得出她 想维持住自己是受害者的立场,一边却矛盾地不断着摆动着自己的腰部好迎合着 我每一次的抽插。   「那这样呢?这样爽不爽啊?」拿了放在一旁的跳蛋,我打开了开关后直接 压在妈妈的阴核上头。   「呀啊啊啊!不行……不行……我……我……不行了……」被我突然的攻击 着最敏感的部位,妈妈一下就到达了高潮,下体像是要夹断我的肉棒般的紧巴着 不放外,人也像被电流电到般翻着白眼不停的抽搐着。而被妈妈这么突然地夹紧, 我的肉棒前端也产生了前所未有强烈酥麻感,胡乱地插弄最后几下后,再也把持 不住半秒的跟着射了精……   「呼……呼……爽吗?太太……」回过神后,我慢慢地起了身,喘着气的将 射了精的肉棒拔出了妈妈的体内。   「那个……可以解开我的手铐了吗……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妈妈跟 着从床上起了身,背对着我希望我能帮她解开手铐。   从妈妈刚刚的表现看来,我想妈妈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才是,没有 多想的就拿了钥匙后帮她解开手铐。但怎知双手获得自由后的妈妈第一个动作就 是拉下我的帽子,速度快得令我无法防备,轻而易举的就在她面前暴露了自己的 身份。   「齁!我就知道是妳!」正当我觉得自己死定了的同时,妈妈的态度却好像 没有在生气的样子,反倒像鬆了口气般的用着平时的口吻说着。   「咦?诶?怎么会?」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一步算一步的继续装傻吧。   「妈妈没有笨到认不出自己儿子的声音好吗?倒是妳,好大的胆子蛤~敢用 这种方式来强暴自己的母亲啊?」   「那……妈妈……生气了……吗?」既然都曝光了,要杀要剐也衹能认由妈 妈了。   「生气?我当然气!妳怎么可以拿刀来威胁自己的妈妈!?万一真的受伤了 怎么办?妳说啊?」奇怪?是衹有我觉得妈妈在意的点很不正常吗?通常应该不 是这样才对吧?   「那衹是我在网路买的道具刀,不是真刀啦……喂!不是吧,我是说……我 都做了……那样的事……妈妈不觉得怎么样吗……」   「不然怎样?难不成妳是要问我爽不爽吗?是还挺不错的啦,但妳的持久度 还要再多练习练习才行。」我的天啊,我怎么觉得好像今天才认识妈妈的感觉, 虽然知道妈妈平常就对性的观唸很开放没错,但是我们刚刚乱伦了耶!怎么妈妈 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所以妳要我怎样?做都已经做了,现在才想后悔吗?」妈妈还是一样一付 无所谓的样子,离开了床铺拿了些卫生纸擦拭着自己的下体。   「咦……那……妈妈的意思是……同意我这么做啰?」跟着来到了妈妈的身 后,我伸了双手的直接抓住她的乳房一边搓揉一边问着。   「我也没那个意思好吗?我知道妳衹是一时冲动,既然都已经发泄完了,那 妳是不是也应该忘记刚刚发生的事了?」推开我的手,妈妈继续收拾着还散落在 床上的道具。   「不……我还没发泄完呢,看,他又翘起来了喔……」抓着再度勃起的肉棒, 我朝着妈妈的屁股顶了顶,跟着继续说着:「妈妈其实很喜欢做爱对吧……不然 也不会每天自慰了……对,我全都看到了……而且我也知道衹有一次是满足不了 妈妈的……既然我们俩都有需求……让我来帮助妈妈好不好……」   话才说完,妈妈就突然转过了身,脸上既是羞愧又是娇涩的表情,一下盯着 我的肉棒,一下又看着别处,迟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对妳来说……妈妈……这样的老太婆也可以吗……」良久,妈妈 才终于开了口,羞红着脸的像个小女孩般说着。   「别闹了~妈妈哪裏像老太婆啊?光外表就打死一堆女星了好吗?而且我们 班上的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有个年轻、身材又正点的妈妈哩!」   「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妈妈娇嗔的笑了笑,主动的伸出了手在我的 肉棒上套弄,然后又接着说:「我们阿均真的长大了呢……鸡鸡都已经变的又粗 又长了……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喔……」随后妈妈便蹲了下去,小口一张的就直 接将上头还有些残余精液的肉棒给全部含入口中,熟练地摆动着头部开始做着口 交动作。   跟小穴比起来,妈妈的嘴巴还更加的厉害,虽然裏头一样软嫩舒适,但妈妈 的舌尖灵活地像衹小蛇般用着诡异的角度不停刺激着我的马眼以及龟头与包皮间 的位置,一边还不忘用手温柔地搓揉着我的子孙袋,让初嚐口交滋味的我几度差 点失控的直接在妈妈的嘴裏射精。   不过,说好要让妈妈性福的,我总不能自己一个人爽,让妈妈躺在床上后, 我将脸埋在了妈妈的双腿之间,换我帮她口交。但因为是第一次帮女人口交的关 係,技术欠佳的我也不知道该舔什么地方才会让妈妈舒服,笨拙的用着舌头不断 地在阴户上头来回地胡乱舔舐一通,强烈的搔痒感反而弄得妈妈是哈哈大笑个不 停。   等到妈妈的阴户够湿润了后,我再度提枪上阵,因为最近是妈妈的危险期, 插入前妈妈不忘提醒我要戴上套子。这么说,衹要危险期一过就能直接中出内射 吗?嘿嘿。   「妈妈真的很色呢……连我的大腿都是妳的淫水呢……」我开玩笑的说着, 一边不忘用着妈妈最喜欢的跳蛋帮她按摩着阴核。   「唉呦……人家好久没做爱了嘛……现在身体很敏感啊……啊啊嗯……」妈 妈娇羞地说着,一边拉了我的手要我搓揉她的胸部。   「骗人,爸爸都死好几年了耶,妈妈真的都没有做爱的对象吗?」我有点不 可思议的问着。   「齁,干嘛在这个时候问这个啦……有啦……之前是有过几个啦……但最后 都不了了之了……」   「是喔……我竟然都没发现……」有那么一瞬间,我因为妈妈有着自己不知 道的过去而感到有些失落,但一想到妈妈服侍着其他男人、被人用着肉棒来回干 着下体的画面,我的肉棒也跟着又变硬了些,像要捣烂妈妈的淫穴般用力的不停 抽插着。   「呵呵呵……妳吃醋了吗……放心……以后妈妈就专心服侍妳一个人……好 不好?」妈妈疼惜般抚摸着我的脸说着,跟着在我的唇上轻柔的吻了一下。   「不会啦……我怎么会吃妈妈的醋呢……我就是喜欢这么好色的妈妈,嘻嘻」   我一边说将跳蛋的震动力道加大,并试着是否能在已经插入肉棒的阴道中塞 进跳蛋。   「呀啊啊……这样会……坏掉啦……臭阿均……」突然被我这么一弄,妈妈 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皱起了眉头呻吟哀叫了起来。虽然不时轻轻地扭动着腰部 抗拒着我的动作,但感觉上却又不希望我真的停手,在这么一来一往之下,跳蛋 最后还是被我给塞了进去。   「哇……靠,这东西比我想像中的还刺激啊……」马力全开的跳蛋同样也停 在我的肉棒上,剧烈震动所带来的酥麻感一下就让我产生了想要射精的感觉。   「不行……太刺激了……唔嗯啊啊……好涨……小穴穴裏好涨啊……」妈妈 似乎也将抵达高潮,双手紧抓着两旁的床单,痛苦地紧闭着双眼放声淫叫着。   「妈妈……我……我要射了……唔啊啊啊!」随着阴道裏头的空间越来越小, 我的忍耐度也跟着到达了极限,紧抓着妈妈的奶子做了几下最的冲刺后便放开了 精关、喷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破处了的我在这之后就像某个开关被打开一样,随时随地的都想要跟妈妈发 生关係,也许是在妈妈做菜时、也许是在妈妈洗澡时,一想到就拉着妈妈到房间 裏开战,不过妈妈有时也会主动袭击我,可能睡到一半就脱了我的裤子帮我吹喇 叭,也可能电视看到一半就突然脱了裤子就要我帮她舔阴户。总之,家裏就像我 们俩的炮房一样,衹要想要随时都可以开战,所以最后我跟妈妈索性连衣服也不 穿了,反而省去不少麻烦呢,哈哈。   但是渐渐地,在家裏做已经满足不了我们了,为了追求刺激,我跟妈妈开始 往户外去。一开始还怕被人撞见,衹敢到深山野岭、人烟稀少的地方去做,但在 胆量越来越大了之后,图书馆或百货公司的厕所也常常是我们做爱的场所。   而有时,我也会跟妈妈玩些色色的游戏。在我的怂恿下,我拍了不少妈妈半 裸、全裸的照片,送到相馆沖洗好后再叫妈妈自己去拿。最初妈妈还会有些不好 意思,总要戴口罩墨镜的才敢去拿,不过习惯了之后,妈妈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玩, 除了不再遮遮掩掩外,有时看到店裏是男生站柜台时,妈妈索性连胸罩都不穿、 激凸着上身去拿照片,还会开玩笑的问对方要不要拿一张留唸,常搞得人家看也 不是、不看也不是的衹好尴尬傻笑。   「诶妈,妳有没有想过找人来跟我们一起玩啊?」一天,在做完了之后我这 么问着妈妈。   「一起玩?什么意思啊?」妈妈有些不解的歪着头问我。   「就多P啊,像A片演的那样,现在网路上有不少情侣或夫妻都会跟同好交 换伴侣一起玩呢,怎么样?我们要不要也来试试?」   「蛤~不要吧,感觉好奇怪喔……」妈妈皱了皱眉头苦笑地说着。   「不会啦~好嘛~我们也来找一对试试看?」   「真的要喔……唔……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会不会有问题啊……」 见我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知道我的个性很拗,妈妈最后也衹好答应。   「安啦安啦,不会有问题的,那我这就上网来找对象,谢谢妈妈!」在妈妈 的唇上吻了一下,我开心的跳到了电脑桌前开始找着相关的资讯。   两天后,我就在网路上找到了一对25岁的年轻夫妻,在交换过照片及聊过 几次后我们很快地就敲定了见面的时间。而原本还相当紧张的妈妈,在看过对方 的照片后不知怎的也渐渐地兴奋的了起来。   到了约定的那天,相对于衹是随便穿了T恤及牛仔裤就出门的我,妈妈似乎 相当有干劲的慎重打扮了一番;上半身的白色无袖小可爱除了奶子外能露的地方 都露了出来,而下半身的极短极合身牛仔热裤也把妈妈的臀部曲线及雪白美腿给 衬托到一个无懈可击,不仅让一旁的路人不时的对着妈妈投以注目礼外,就连我 自己也快受不了的想当场跟妈妈做爱。   「对不起、对不起,让妳们久等了。」过了十分钟后,我们约定的对象出现 了。可是怎么……衹有丈夫来?   「不好意思,因为我太太她今天人不太舒服,所以就不过来了……」这个叫 阿烨的男人说着,一边不断跟我们抱歉一边不忘称讚着妈妈的长相与身材都是他 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那……现在呢?」知道今天的计划是无望了,妈妈似乎有些沮丧的问着。   「妳们吃过饭了吗?要不我请妳们吃个饭,当做是赔罪如何?」阿烨说着, 似是想展现出自己的诚意。   「那怎么好意思啊……」妈妈说着,一边看着我,想问我的意思如何。   「别这么说,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既然都出来了就是要开心嘛,走吧走吧, 前面有家餐厅还不错吃喔~」阿烨不停地积极邀约,我跟妈妈也不好意思泼他冷 水,最后还是跟他一起到餐厅吃饭了,这也才让我发现阿烨比我想像中得还要健 谈。   除了一般生活琐事的话题外,阿烨也聊到了自己过去交换伴侣的经验。当然, 他也没有忘记的不停地讚美着妈妈,还一直不断说着:「今天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她(指他老婆)也一起来的话就好了!」之类的话。   「诶阿均~怎么办?妈妈有点想跟他做了耶……」趁着阿烨去厕所的时候, 妈妈偷偷的跟我说着。   「哼~早就知道啦,一看到帅哥妳就受不了了齁?」我挖苦的说着。毕竟阿 烨长得又高又帅,谈吐风趣又有内容,弄得妈妈是心花怒放,连看他的眼神都变 得像衹发情的母兽,恨不得马上将他生吞活剥一样。   「唉呦~干嘛这样~吃醋了喔?一开始也是妳自己说要交换的啊,怎么?现 在反悔了喔?」妈妈搔着我的胳肢窝,抿嘴笑着。   「妳如果OK的话我就OK啊,像阿烨说的,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嘛,对不对?」   看妈妈已经色心大起,我也衹好无奈的笑着。   「真的?那妳事后不可以生气喔?」像个小女孩一样,在我点头了之后,妈 妈兴奋的要我跟她打勾勾约定。   于是等到阿烨回来了之后,我开口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到宾馆玩3P。   「不好吧?这样妳们不是很吃亏……吗?」阿烨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着。   「没关係的,我妈……咳,我马子她说想跟妳做,要吗?不勉强的。」我边 说边朝妈妈看了一眼。呿,明明就是个大色女现在还给我装什么娇羞啊。   「不不不,怎么会勉强呢,如果我有这个荣幸的话。」阿烨兴奋的站了起来 跟我握手,在买了单之后,搭着我们的车一起到了汽车旅馆。   在各自简单的沖过了澡后,因为我跟妈妈还是头一次跟陌生人一起进行3P 性爱,有些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过幸好阿烨在这方面已经是老经验了, 先是让妈妈躺在床上,跟着拿了些精油在她的肩上涂抹按摩着。   跟着在很有技巧地将妈妈的背臀也按摩过了一遍后,阿烨轻拍妈妈的肩膀示 意要她转身。不过,即使是自己开口想跟对方做爱,但即将在陌生人面前暴露自 己身体的一切还是让妈妈有些紧张,双手遮着重点部位后转过身仰躺着。   「没事的,妳的身材很好,可以更有自信点的。来,放轻鬆~」轻轻地拉开 了妈妈的双手,阿烨温柔的搓揉起妈妈的乳房,跟着说:「好美的胸部啊,乳头 的颜色也相当漂亮呢~我看看,是……D罩杯吗?」妈妈害羞的点了点头,眼神 飘移着不知道看我还是看阿烨好。   在阿烨手指的挑逗下,妈妈的奶头很快地就勃起并昂首立于乳房之上,当然 阿烨也注意到了,要我跟他一人一边的帮妈妈舔舐。而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慢慢习 惯了,在敏感带被我们俩不停进攻的同时,妈妈也开始呻吟了起来,并像在奖励 我们一样,来回抚摸着我跟阿烨的脑袋瓜。   之后阿烨离开了妈妈的乳房,伏在妈妈的下体开始帮她口交,就像个专业的 AV男优一样,阿烨仔细地不停舔舐着妈妈下体的每一吋,并特别针对着阴核及 肉穴口做出重点攻击,一下就把妈妈弄得是淫水大做,使得帮妈妈口交的阿烨不 时的会发出犹如小狗喝水的声音。   跟着阿烨将手指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之中,用着中指及无名指来回快速地指姦 着妈妈,一边也同时用另一手技巧性的不断刺激着妈妈的阴核。在阿烨如此熟练 老道的攻击之下,妈妈很快的就开始忍受不住而放声浪叫着:「不行!会尿出来 ……会尿出来啦……」   没两三下的功夫,妈妈就被阿烨给搞得潮吹了。原本紧绷着的身体像是断了 线的人偶般瞬间瘫软了下来,下体更是喷出的大量透明液体,不仅是床单被弄湿 了一大片,就连闪避不及的阿烨也给妈妈喷了一身都是。   「舒服吗?」抚摸着妈妈的头发,我笑着她。仍旧上气不接下气的妈妈微笑 着点了点头,似乎相当满意阿烨的功夫,而阿烨也趁着妈妈喘息的时候拿掉了自 己下体的浴巾。   虽然我对自己的棒子也有一定的自信,但在看到阿烨的家伙后,我自叹不如 的跟着妈妈一起发出了惊呼声。天啊!连接在他下体的那根棒状物体真的是他的 阴茎吗?不论是长度或粗细都是衹能在欧美的A片中才能看到的惊人尺寸,就算 跟我说能拿来当球棒我也不会怀疑。   「不好意思……让妳们看笑话了……嘿嘿……」发现我跟妈妈一直盯着他的 下体瞧,阿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在戴上套子后尴尬的苦笑着。   「待会妳自己多多保重吧……噗。」我悄悄的在妈妈耳边说着,一边庆幸着 阿烨的那根「凶器」的目标不是自己。   「那……我进来啰~」在啐了口口水在肉棒上后,阿烨大大的掰开了妈妈的 双腿,跟着将自己的巨大男根一点一滴地慢慢插入了妈妈的肉穴之中。但由于那 尺寸实在是过于粗大惊人,在阿烨插入的同时妈妈也跟着发出了悽惨的哀嚎声。   「慢点……慢点……会……会裂开的……小穴穴会裂开啊啊啊啊……」妈妈 一边紧抓着我的手,一边痛苦的皱着眉头大喊着。   「好好好,我慢点……妳放轻鬆喔,不然会受伤的……」阿烨温柔地说着, 并要妈妈做几次深呼吸放鬆肌肉,跟着抽出了肉棒到一定长度后又慢慢地将他塞 了进去,如此不知重複了几回,好不容易才让妈妈适应了阿烨的巨根。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呢?」见妈妈已经从一开始的凄厉哀号转变 为骚劲十足的呻吟声,阿烨笑着问妈妈。   「嗯……好像没一开始那么痛了……」妈妈娇羞地回应着阿烨,将双手环在 他的肩上享受着性爱的愉悦。   「喂喂~怎么把我给忘了呢~」坐在妈妈的一侧,我要她张开嘴帮我口交, 并拿着相机记录下一张又一张妈妈被陌生男子姦淫时既骚且蕩的淫秽画面。   「唔……啊啊……好爽……好爽啊……」   「这个骚女人……干死妳……干死妳……」   「干啊……干死我……我就是欠干的女人……」   在过去的一个小时之中,房间裏除了充斥着我们三人的呻吟及咒骂声外,空 气中更是瀰漫着性交时的独特腥骚味。妈妈全身香汗淋灕的晃着美乳、摆着骚臀 一次又一次的迎合着我与阿烨两人的肉棒,在我们两个男人不停的轮流姦淫之下, 妈妈高潮的次数已经多到数不清了,全身软如烂泥般的瘫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口 大口的喘着气息。   「不行喔…我还没射精呢…」不打算让妈妈休息,阿烨再度的将肉棒插进她 那被我们折腾到有些红肿的小穴之中,丝毫不留情面地继续狠肏着妈妈的肉穴外, 双手更是粗暴地柔捏着妈妈的乳房。   「啊啊……不行……又要来了……啊啊……啊啊……」连续的高潮让妈妈失 去了不少体力,全身上下大概也衹剩嘴巴还能呻吟了,整个人宛如一尊会发出声 音的充气娃娃般任意让阿烨摆布着自己的身体。   如此激烈的性爱在之后又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相对于早已射精的我,没想 到阿烨就连体力也是惊人的好,妈妈被他用着各种不同的姿势不停地姦淫着外, 就连战场也是一路的变换,从原本的床铺上、沙发、浴室还有用餐大桌,最后甚 至是连停车棚也跑去了,看得我也衹能说真是叹为观止了。   「準备啰…我要射了!」   终于!阿烨在做完最后几下的冲刺后,将肉棒拔出了妈妈的身体,跟着用着 最快的速度解下了套子,将大量且浊白的精液一股脑地全射在妈妈的脸上,并顺 势将龟头的部分塞进了妈妈的口中,要她帮忙吸出肉棒裏的残余精液。   「如何?今天玩得开心吗?」在体贴的帮妈妈洗过澡后,阿烨一边穿着衣服 一边问着我跟妈妈。不过,主要还是妈妈的感想吧,毕竟被干的人又不是我。   「嗯……虽然……一开始有点紧张,但是,习惯了之后真的会上瘾呢……能 一次被两根棒子服侍……真是太爽快了…」妈妈害羞地边说边遮着自己的脸,似 乎又回想起刚刚被我们俩个轮姦时的画面。   「哈哈哈,的确是会让人上瘾没错。对了,抱歉耶阿均,下次再叫我老婆好 好地补偿妳吧,今天就先这样了,有需要的话可以再Call我喔~」在平摊房 钱后,阿烨就跟我们告别离开了。   因为对阿烨的性爱技巧相当的满意,在这之后原本妈妈还想再找他跟太太一 起出来游玩,不过奇怪的是,在那之后,阿烨却像人间蒸发一样,怎样也联络不 到人,让妈妈失落了好一阵子。   在后来几次的夫妻联谊中,我们才从其他同好口中得知,原来阿烨是个相当 有名的骗子,其实根本就没有结婚讨老婆,常用着俊俏的外表及花言巧语来搏得 其他夫妻的青睐,进而得逞地白干其他人的老婆。虽然女方这边多数都很满意他 的性技巧与持久度,但男生这边可都是恨他恨得牙痒痒的。   也因为这样,在之后带妈妈出门跟其他夫妻联谊时,我都会确定对方一定也 是两人才会答应进行交换伴侣。毕竟,要是妈妈想与其他男人上床,那我也会想 跟其他女人做爱啊,这样才能叫公平嘛。」   「来,您的果汁。」摇晃着雪白双峰,妈妈将倒好的果汁放在了我的面前, 又继续说着:「好了啦,别再看电视了,妳不是已经跟人家约好了吗?我们也该 準备出门啰。」   「喔喔,对齁!我差点忘了!」赶紧将剩下的三明治塞进口中,我一边关上 电视一边说着。   「对了,妳昨天跟我说的那个网友……他妈妈并不知道今天要做的事对吧? 这样会不会有问题啊?」   「天晓得…他衹跟我说他妈衹要一昏倒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怎么知道会不 会有问题?」我双手一摊的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又接着说:「算啦,反正到时看 看状况再说吧,真的出事了的话就全推到他头上吧,哈哈。」   看着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妈妈也衹能无奈地苦笑着。在穿好了衣服之后, 便由妈妈开着车出发前往目的地、準备今天的换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