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婚礼风云
 

    风月大陆 第九章 婚礼风云

    时间:2018-06-12 无忧宫的前面热闹非凡,观礼的民众将这一带围得水洩不通,一来是想看看今天的婚礼大典,二来是因为这一带平日里是不允许普通老百姓靠近的禁区,是以他们趁这个机会也见识一下无忧宫。   见到是东督大人,负责场外警戒的城卫军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将他们三个人让了进去。   叶天龙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主殿里正被众人围住的于凤舞和柳琴儿两个人。也难怪她们两个人会成为众人注目的中心,她们实在是太出色了。两个原本就是美艳绝伦的美女再穿上盛装的礼服,经过巧手的装扮,任凭你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免要动心了。   于凤舞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晚礼服,绣着云凤纹的冰丝华丽衣裙呈现出极为动人的线条,外面加上彩丽的流苏小坎肩,举手投足之间领口处一丝莹白如玉脂的肌肤闪现,让人恨不得用眼睛挖开摇动的流苏,好仔细看看里面的冰肌玉肤。   晶莹红润的面庞上那双乌溜溜深潭似的明眸轻转之间便有使人神魂颠倒的魅力,满头黑亮柔滑如丝的秀髮上虽然没有太多的珠玉女性佩饰,却是恰如其分的增添了她的动人风情。   脱下戎装,退出军界之后的美女战神变得更有魅力了!已为人妇的于凤舞举止之间流露出来的成熟柔媚让所有的男人都感到窒息!   同样出色的柳琴儿是一件月白色的晚礼服,收束的腰身和敞开的裙摆显得她是如此的亭亭玉立,国色天香艳丽如花的她正摀住樱唇发出轻笑,那种优美的姿态有如摇曳多姿的荷花,让人看得双眼发直。   即使是在这样高级的宴会上,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女眷都出场了,灯红酒绿,衣香鬃影,她们这两位美丽端庄的女人仍然是最出色的。   见到叶天龙朝自己这边行来,于凤舞的眼睛一亮,轻轻一碰身边正在应酬那些崇拜者的柳琴儿,两个人礼貌地告退而出,去和叶天龙他们汇合了。   「喝,你们的衣裳还真漂亮啊!」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还故意用色迷迷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眼前美得让人屏息的两个美女。   「是不是要流口水了啊?」柳琴儿娇滴滴的银铃嗓子悦耳之极,「这可是刚刚换上的喔!」   于凤舞则在旁边朝叶天龙作了一个不着痕迹的一切顺利的手势,微笑道:「这可是费了我们不少的力气才打扮好的。」叶天龙会意地点头,他知道于凤舞和柳琴儿在向他暗示那边的情况十分顺利。   叶天龙轻揽柳琴儿和于凤舞的小腰肢,往无人的地方行去,状似在一起十分亲热的私语,实则是将双方的情况交流了一下。但这样的举动落在有心人的眼中,更是激起他们的嫉妒,这个无耻的男人简直是一个大色鬼,却会得到如此娇艳的帝国之花,真是天理不容!   尤那亚狠狠的喝掉手中的酒,长出了一口气,转头望向身边身形消瘦的男人道:「他们準备的怎么样啦?」男人略一躬身,微微颔首。   「那个混蛋的部下没有什么动静吗?」尤那亚的心腹知道自己的主君指的是谁,自从知道于凤舞和叶天龙好上后,尤那亚就一直用「那个混蛋男人、无耻之徒」之类的词语来称呼叶天龙。   「是的,他的部下都在外面警戒,外面的任务已经够他们忙活了。」   这时走在他身边的海鹰扬修眉微蹙,低声道:「不可能的,就算他是个大草包的话,有于凤舞这样的妻子在身边,也应该有些计划的!」   尤那亚冷笑一声,目光炯炯地望着正和叶天龙浅谈低笑的于凤舞,道:「看她现在一副沉浸于爱情之中的模样,哪里像以前那个纵横大陆的美女战神?」   海鹰扬弧度完美的朱唇抽动了一下,俊美无比的脸庞上浮起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迎向了朝他打招呼的权贵。   于凤舞听到叶天龙为了救绾贞不惜走险,使得自己的真气大受亏损,不禁摇头歎息道:「你对她倒是真捨得啊!」   叶天龙深深地望着她的美眸,用一种坚定不移的口吻说道:「不管是你们当中的谁,只要是我所爱的人,我都会这样做的!」   一席话说得三个女人都是大为感动,明眸中异彩连闪。过了一会儿,于凤舞才满心欢喜的低笑道:「你真是的,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外面的鞭炮声震天响,乐声悠扬,游街的迎亲队伍回来了。众人都往门口行去,争相一睹新郎新娘的风采,同时向他们献上祝福。   丰神如玉的文冶达和秀美绝伦的秀公主齐齐出现在门口,两旁早已等候多时的乐师马上吹奏起来。花童引路,他们两个人沿着大红的地毯缓步前行,接受众人的喝彩。   叶天龙看得眼热,正在心中盘算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要这样来一次,让于凤舞她们风光风光!似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于凤舞也在这个时候扭头望了他一眼,两个人深情一笑。   突然叶天龙感到自己被人轻轻拉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俏丽的倩公主。   「叶大哥,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发现一件怪事,你过来看看吧!」   听到倩公主这样一说,叶天龙吩咐庆计他们一声,便随她走了出去。来到大殿后面一处偏房,叶天龙不禁一愣,原来应该守卫在这里的两个侍卫居然全身冰冷的直立着,显然已经断气了。   「我远远看到有数个人影到这个地方就失蹤了,觉得有些奇怪便跑来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他们被人杀死了。」倩公主比划着说道,「这个地方其实是和大殿的后进相通的,可以从上面的承樑上爬过去,一直走到现在举行婚礼的大殿。只是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一次无意之中发现的。」   叶天龙的心一紧,显然有人也知道这个秘密,才会选择这个地方下手,好在不引起侍卫的注意下接近大殿。   「你有没有上去查看过?」叶天龙沉声问道。   倩公主苦恼地说道:「这上面大梁纵横交错,有很多的藏身之处,就算是来上百人都会无影无蹤。」   叶天龙点点头,这下真是麻烦了,如果说现在就在大殿里搜查的话,显然会惊动所有的来宾,各国的使节都在场的情况下,法斯特的面子就难看了。所以最好是悄悄的将这个事件处理掉。但像倩公主说的那样,派人上去查是不太可能的。   「该怎么做才可以在不惊动众人呢?」叶天龙知道如果在这样盛大的婚礼场面上发生刺杀的事件,那么一定会引起极大的混乱,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倩公主在旁边突然说道:「现在差不多是举行仪式的时候了。」   叶天龙急中生智,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大胆疯狂的念头,一拉倩公主的小手往她的寝宫方向飞驰,同时问道:「龙灵儿和她的手下是不是都準备好了?」   倩公主点头道:「我们的行动非常成功,一个照面就把二哥偷偷藏在秘宫中那些黑衣人全部击毙了,有参加宴会的人都到我的寝宫里换上正式的礼服,留下来的人则换上他们的衣服守在那个地方,看看还可不可以抓到其他人。」   倩公主说的简单,但其实当时一战是相当惊险的,因为不能惊动无忧宫的宫廷侍卫队,免得引起宫中大乱,所以他们的行动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準则的。如果没有倩公主的魔法支援以及她精心设计製造的魔法弹,要想一下子无声无息的击毙所有的杀手,是几乎不可能的,加上这些杀手还装备了威力巨大的魔法远程攻击武器魔法弩,伤亡是少不了的。但他们在于凤舞精确的指挥下,以有备攻无备,先用魔法弹加上倩公主的魔法攻击一下子让对方失去了反应能力,然后一拥而上一举将其消灭。   到了倩公主的寝宫,叶天龙派小春去把龙灵儿和她的手下人叫来,他自己则开始火速地换起衣服来。倩公主已经在路上知道了他的计划,这样的事情顽皮爱闹的公主自然是不肯放过的。对于倩公主的要求,叶天龙只好答应下来,一来是倩公主这次是出了不少的力气,而且她对整个无忧宫最为了解;二来则是把这个刁蛮公主也拉下水,到时候向皇帝也好交待。   龙灵儿很快就带着几个身手最高的部下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听完叶天龙的主意后,她也不禁双目放光,大感兴趣,二话不说,她也马上装扮起来。   连同叶天龙在内总共十七个人都穿上了一身的黑色连身衣,除了将眼睛露在外面之外,其他的部位全部是藏在黑色布料的后面。在倩公主的带领下,叶天龙他们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两个冰冻在那里挺立的侍卫依然还在那里。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无忧宫里面最不为人所注意的地方之一,这么半天也没有人发现这样的异常情况。   众人上了横樑,进入光线昏暗的顶棚里面,在有如迷宫一般的承樑上快速地奔行,倩公主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如果不是她的带路,初次进来的人绝对会在这里迷失方向的,因为纵横交错的大小承梁好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又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支撑起这座足有四进的宏伟大殿。   说来也巧,等叶天龙他们走到大殿的上方时,前面那些人也刚刚找到这个正确的地点。   一共是五个黑衣人,全部穿着和叶天龙他们几乎是一样的连身衣,背上繫着长剑。   大殿里面,于凤舞她们正在暗暗焦急,婚礼的仪式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是叶天龙刚才跟倩公主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她们还没有想到别的什么念头,可是对于东督府的某些人来说,自己这位主将可不是普通的人物,别不是趁这个机会和美丽的公主殿下去幽会了吧?   热闹快乐的婚礼大典上,暗暗焦急的人还真不少。   尤那亚也是其中的一个,为什么文冶达的人还没有出现呢?明明都準备好的行动,根据他的预计,应该是行动的时候了,怎么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这样一来,自己苦心的安排不是就白费啦?   眼看新郎新娘叩拜完皇帝,马上就要在皇家大神官的祝福下祭天祀地,然后就是享受洞房花烛之乐了,尤那亚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落空。他原本是想等文冶达的人动手后,以平乱的名义出动军队,一举把所有的对手消灭掉。   这个时候尤那亚安排在外面等候命令动手的贾拉德也带着几个随从走进来,因为预算的时间已经过了,马上就是婚宴的时候,他这个北督不在场的话,就有些不妥了。   海鹰扬则是暗暗猜测这样的局势一定和叶天龙有关係,当然他不认为是叶天龙的计划,而是出自于凤舞这个美女战神的头脑。   最为焦急的却是新郎和新娘,原本以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会出现了变化,发出的暗号居然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那些笨蛋到底在干什么啊?亏得自己还花了大价钱来养他们!   两个人的动作再慢也无法将时间拖住多少,婚礼大典的既定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心怀叵测的男女已经开始感到绝望了,特别是新娘的心中更是狂怒,自己的部下居然这么不争气,完美的计划在最后的关头会出现中断的迹象,还亏得自己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   叶天龙他们出现的时候,黑衣人中为首的一个头目低声道:「等不及了,我们下去吧!」其他的人马上应声拔出了背后的长剑。   那个头目听到后面的动静,转头一看,不禁埋怨道:「你们的动作怎么这么慢啊?咦,怎么就这么几个人了,其他人呢?你们的头领老夏呢?」   叶天龙一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一边往他们那边靠过去,想出其不意地制服这些家伙。哪里知道这个头目暗骂了一声,道:「主子真是白养了你们这些大笨蛋!算了,主子在下面已经发出好几次暗号了,有来的就下去吧!」   说罢,他的足下一运劲,承梁下的天花板轰然开裂,烟尘飞扬之中,这些黑衣人出现在所有来宾的面前,闪着寒光的长剑透出了可怕的气息。   叶天龙苦笑一声,居然还是迟了一步,现在没有办法了,只有採用迫不得已的那个办法了。他暗中一咬牙,道了一声:「我们也下去吧!」   顿时大殿里面的众宾客一阵哗然,人人争先奔走。于凤舞和所有东督府的人都不禁大吃一惊,不想还有刺客藏匿在这里?这下真是糟糕了!看刺客落在地上的位置就知道他们的目标是安德列三世和他身边的几个皇子。   尤那亚精神一振,心中却感到一丝遗憾,现在来不及招呼外面的军队进来了,不过很快他就高兴不起来了,上面接二连三的跳下来十数个黑衣人来,看身手和气势都是相当高明,尤其当头的几个让他也不敢小视。   几乎是在转眼之间,最先跳下来的黑衣人直扑堂上的安德列三世和三太子尤那亚以及他身边的六太子伊春,就算有人想救也是来不及了。   叶天龙他们是后脚接着前脚落下,不用招呼,龙灵儿和倩公主都是合身飞出,直扑那想要刺杀安德列三世的那个黑衣人。   电石火花,几乎没有转念的时间,看到场面混乱不堪,众人奔走的样子简直是一场大骚乱。突然在混乱不堪的场面中听到一个女人尖利的叫声,把所有人的声浪全部压下去。   是新娘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尖锐的声音大叫道:「看这边!!」   所有的人都身不由己地把视线落到了原本就是众人注目的地方,堂上高出七个台阶的高台上,新郎新娘站立的地方,身边有一个高大的黑衣人。   刺客要杀人并不奇怪,但现在落在众人眼中的情况相信是有史以来婚礼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场面。   新娘的绣凤长褂居然被从中撕裂,是那个黑衣人干得好事!他的手正抓住长褂的两边用力一扯,衣裳裂开的声音刺耳。转眼之间,吓呆了的新娘,武安的秀公主居然就成了半裸的美人!!   撕毁的衣裳落在大红的绣鞋上,修长笔挺的玉腿晶莹夺目,丰隆娇美的酥胸颤巍巍的让人发狂,上面的樱桃似乎是因为害怕和寒冷而猛然凸出。   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台上这个头戴金冠,身上却是不着片缕的新娘。   原本混乱不堪的场面出现了一瞬间令人难以置信的安静!就连那几个刺客也不禁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顿了一下,就在这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失神停顿,龙灵儿和倩公主他们已经赶上来了,一指点在要害的位置,这些刺客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毙命了。   叶天龙暗中呼了一口气,他正好是落到新郎新娘的身边,为了要让所有人感到震惊而出现停顿,他不知怎么的就想到用这个办法最好了。虽然说这样对付一个女人实在太过分,但想起这个秀公主的狠毒心肠,以及对自己陷害,这样的下场也只能说她自找的。   不过老实说,当将秀公主的衣裳撕掉的时候,叶天龙突然间冒出一股难以言传的痛快感觉,似乎肆意的举动让他的内心会感到十分愉快。   暗暗苦笑一声,也许是自己的内心本来就藏着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的恶魔吧?但叶天龙不知道这和他与暗黑大魔神的融合有很大的关係。   趁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叶天龙突然冒出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用特别的嗓音说道:「大家不要惊慌,这只是一次演出!为了给大家助兴,我们採用了武安人的闹洞房风俗,谢谢大家的参与!」   说罢,一打暗号,他带着众人又沿着下来的老路重新回到天花板里面,走的时候他们自然不忘记将那几个点倒的刺客带走。   大殿里的宾客顿时欢声雷动,大力鼓掌,原来这是一次有计划的演出,这样的节目倒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有些人不禁好奇地打听起来,武安什么地方有这样的风俗习惯,居然可以在婚礼上看到这样出位的表演?   自然有一些人倚老卖老,当场给大家解释起来,「现在有些地方的洞房是有这样的风俗,大家闹得疯狂起来都会把新娘的衣服给剥掉的!」   当然有人看得出事实绝非那么简单,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秀公主从绝大的耻辱中回醒过来,只有抱着自己的酥胸蹲在地上,想到自己的娇躯这样毫无保留的裸露在众人的面前,羞耻就像是浪潮一般将她淹没。   文冶达是有苦难言,完美无缺的计划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一副场面,这次自己的人可丢大了,早有侍女过来用布遮住了羞愤欲绝的秀公主,簇拥着两个新人往后面行去。   安德列三世的眉头一皱,他已经看出那个身材娇小玲珑的黑衣人是自己的女儿倩公主,敏感的他马上感觉到其中的怪异,但是局势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也只好将错就错地将这一场戏继续演下去。虽然有些宾客疑神疑鬼,但也不好多嘴,就这样,一场宴会倒也尽欢而散。只是大家有没有真的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尽欢,那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虽然叶天龙马上赶回来了,但他和倩公主的行迹落入于凤舞的眼中,便马上让她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回去的路上,她向叶天龙劝道:「你这样做有些过分了,以后还是用别的办法吧!」叶天龙嘿嘿一笑,也不说话。   安德列三世则从倩公主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便将叶天龙叫到宫中臭骂了一顿,然后又道:「这次你救驾有功,我也不处罚你了!」叶天龙诺诺而退,心中却是不爽,暗道:「若非老子,你这个皇帝老儿早已是死翘翘了!」转念一想,「看在于凤舞的份上,受这个老头的气也是应该的。」   虽然是秘而不宣,但安德列三世对这件事的反应却是十分果断激烈,婚礼大典一结束,文冶达和秀公主这对新婚夫妇马上被迁到无忧宫的一处别院,高墙深院外是大批的宫廷侍卫,显然是将他们软禁起来。若不是文冶达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安德列三世早就把他处决掉了,软禁还是算优待了。   原本决定的大典之后举行的大型庆祝活动被宣布推迟举行,原因是新婚夫妇身体不舒服,加上一个月之后法斯特将举行战神之光大会,所有的活动準备放在一起举办了。   武安则是成为安德列三世发洩的对象,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当初暗中的策划现在得到了皇帝的大力支持,海鹰扬的鹰扬军团浩浩蕩蕩地开往与武安接壤的边界,非但如此,安德列三世还另外调拨数路大军準备同时进攻武安,同时又派出使节和楚越以及英西帝国签下了秘密的协议,携手对武安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