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操在线观看_操老女人_就去干就去色_黄昏操逼去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被迫强姦快为人妻的空姐
 

    被迫强姦快为人妻的空姐

    时间:2018-05-17 一直以来,经常到外地公干的我,都对飞机上的空姐抱有幻想,有一间航空公司国X的制服就是透透的白上衣,加上若隐若现的bra带,有诱人狂野的幼带,端庄有男友老公的就着粗带以防比人睇蚀,再保守一些的,着多件学生妹着的打底衫,但因制服好透,简直同没有着的无分别,有些打底衫都有花边的令你更兴奋,其胸围款式更多,前扣后扣,一览无遗,而颜色多为纯白,突显知性高贵的一面。 与其的工作成强烈对比,件上身衫又短,擒高擒低的同时,又会在上衫下露出小蛮腰,下身一条紧身的半截裙,走路时个屁屁搂下搂下,突出迷人的女性曲线。有时在后面还会睇到内裤边形,见不到的又有可能是着了t-back,飞行时派餐浑圆的屁股高高跷起,屁股的轮廓就清晰地凸显出来。 一双滑溜的黑丝袜,其尽头可能同胸围一套的内裤,行路时咯咯声的高跟鞋,加上淡淡的化妆,整洁的髮型,喷上清香的香水,真系见到都会兴奋!难怪那么多人中意空姐! 而这套制服的剪裁就令细胸变大胸,大胸变巨胸,而窄裙里的屁股,就令人觉得女人下面好窄,好像无比人开发过,好贵格,会夹到自己的阳具好舒服,所以在制服下,令本来无身材的女仔都会变成大胸大pat,人见人上的空姐! 有一次好夜见到空姐,在机场的巴士站,那位空姐23或4岁左右,初生之犊也,身材瘦少165cm左右高,是一手都抱得起那种,上围估计为32D的吸手波,虽庙细但灯笼大,加上其紧窄的制服,其他等车的男人都在视姦她的不断望。 那位空姐好不自在,只好不断低头玩电话以避开他们淫秽的目光。 终于车来了,她开步一走,就见到黑丝包住修长的大腿,差少少见到丝袜的尽头,可见制服设计者用心良苦,只是给你睇到你幻想中的最兴奋,而又不给你睇落去,如果不是那会吸引人去乘搭她们的航班呢? 今次我也是在外地公干回港,她排在我前面,又是最后一班车无人和我们同车,我就在她后面尽情望她。 时值夏天,30几度的高温,她无着外套,奶白色上衣因汗水而透出了胸围的轮廓,是幼带3条线的,幼腰得22吋左右,突出的屁屁在窄窄的红色制服裙下,格外紧实,又圆又实的似有35吋,好像叫你后上她一样等你上。 上车后她要放行李,她的行李似乎很重,由于通道好窄,我就要等她放好行李我才可以有得放,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正面望着她。 不望犹自可,一望不得了,在巴士灯光下令人眼前一亮,小家璧玉的花容月貌,长髮、大眼睛、樱桃小嘴,化着淡妆。最重要不知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她胸前其中一粒钮不知是爆开还是没扣好,钮和钮中间露出了半边酥胸,还看睇到花边半罩杯,胸前名牌上的名字叫Yuki林旭琦。 因弯身放行李,翘高了屁股的情景前后有十秒,让我有股冲动想把她的裙子揭起来看,真繫好想大力拍去她的patpat正流口水中。 放完行李她上了上层,这样的一个美女所穿的内裤究竟是什么颜色呢?我就跟着她想偷看裙底,不过裙窄加上黑丝底下时间太快什么都看不到,她一上到去就坐左繫上层左边第五排,我就坐右面第四排,隔岸相对再窥看她,她已经倦极入睡了。 开车后不得了,一时只专心望女忘记拿handfree听歌,于是就落楼下个行李取回。 当到行李架时,脑中突然涌起刚才的画面,有一股想法,不如看看她行李入面有什么东西!她睡着,司机又要专心驾驶理不到我,就淡定地拉开她行李的拉链。 拉开后一睇,都是衫,书,食物,手信,真繫好似别人去旅行的一样,还有一袋入面有套着过未洗的国X空姐制服。我见到忍不住伸手摸左一下,好滑,从来都无想过可以摸到空姐的制服,还有香水味呢,看睇入面还有几set同牌子的胸围内裤,多数系白色蕾丝,有一个粉红色胸围,同一条黑色t-back底裤。 真是打飞机第一选择,我老实不客气的拿走其中一个白色胸围,不过就睇个bra个牌见到真的有得32C,之前似D因为有垫防突点,之后把其他的放好,就回上层去了。 上到去,见到另一个情景,她可能以为我已落车,就好开放的坐。除去那对高跟鞋,成对脚掌放在自己张椅上面,着住裙都楝高只脚抱膝屈住整个人的睡。地心吸力下裙子下摆滑到腿根,露出一双修长黑丝大腿,在太腿三分之二见到丝袜头。 如果前面张椅系透明,裙底下就会全看光光,不过现实一定不会的啦,心里暗骂她表明清纯真放蕩!我坐回自己位取出手提电话,之后静静地走左去她旁边。 她正睡得到头重重,随车摇动见到裙底里了,黑丝的尽头入面是袜裤,那双黑丝袜裤非常的薄,看到入面系白色内裤,应该同胸围是同一套的。 可能是由于出汗的缘故,中间的地带格外突出,白色所覆盖的地带稍稍的有些隆起,将惹人遐想的地方包了个密实。又有两块白色东西,不知是卫生巾或是底裤边,总之没有好似学生妹的有着底裙。 从没这么彻底地看到空姐的双腿,今次连她下体的白色底裤也能清楚的看到。这么精采自然要用手机近影她,拍下极其珍贵的一刻。影了大约四张相,她好像醒了,我就急坐回去自己的置位。 巴士上她听了一个电话,我偷听到她原来住村屋,还要是我同村的,原来她已经订婚后第一次工作回港,听到她小声骂她男友不来接佢不关心她,我听到她有未婚夫也相当妒忌。 「 叮……」 她按锺落车了,今次我先过她落楼下,希望捕捉那胸部春光,翘屁之喜。 不出所料,她还未知自己扣少一拉钮,因为车未停定而不够力搬自己行李失去平衡,整个人蹲了下来,但没有倒下,在近距离再见到她黑袜裤内的白色底裤。 我急急扶起她,车子也再动了一下,变成了美女投怀送抱,我乐不可支,藉此由上领口清楚窥见在她钮扣的空间到白色胸围并露出了浅浅的乳沟,差点叫了出来,心里暗地里讚了一句:「好美!」 我忍住了心里的兴奋,但下体已挺起,当然空姐没发现我的丑态,她还对我说了声谢谢。 下车后,由机场开始我睇到那么多好风光,又怕之前偷影的相被她发现,所以急急地行必经之路,林荫小经回家。 此径路灯十分少而暗,只有一米阔约200米长,旁边有几间荒废村屋,男人老狗我都怕被人打劫,怪不得那个空姐骂他未婚夫不出来接她,一路快行一路听见高跟鞋的咯咯声渐远,自己又快回到家里,怎知…… 「呀,救命呀……」 有人大了左一声,之后就无声无息,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理走为上着……等一下,刚才好像是那一位空姐的叫声,回头看一看吧。 当时见到一个男人从后用手帕掩住空姐的嘴,另一只手紧握空姐颈项。 「不要……不要……」 她受不了地身体翻了过来双手用力地推他,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她的手袋行李已散落一地,男人正想拖空姐入空屋有所动作。今次麻烦了,他到底想劫财还是劫色呢? 走出屋外,看到男人将手袋行李搬入租客已退租的村屋内,原来他已经把弄晕空姐并把她平放在一张床垫上,在暗暗的街灯下睇到屋内一角里那男子已抽出阳具,正戴上避孕套要将她就地正法。 我心想,空姐最后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我,我是同她一个站落车,又不见到我的身影,如果她醒来知道被姦,自然就会觉得是我干的。我一个人住,无证人之下,男人又有用套,我岂不是水洗都不清?胆粗粗只好救她吧。 在屋外大叫一声,「你做什么的呀?你不要逃,警察来了,呀sir,就是他啊……」 那男人听后大惊,急忙把裤子穿起头都无回就夺门而走,消失于黑暗中…… 我入屋后想用手提电话报警和叫醒那位空姐之际,空姐就醒了,她很惊慌死死拉紧了裙子,见到我就想大叫。我情急之下怕被她误会就扑过去掩住她的嘴,身体压倒在空姐身上。她反抗咬我,我鬆了左手,她就大叫,「你刚才系巴士不断的偷看我也算了,而家还想强姦我,救命啊……」 「不是我啊,刚才想强姦你的那个……」 我未说完她打左我一把掌,大骂:「等我男友来到你就知死,你不要走呀!」 今次完蛋了,给他男友来打一身不特止,还要被警察拘捕及控告企图强姦,我不是发恶梦吧? 「你误会了,都说不是我,请你相信我啦,好吗?」 我好用力的捉住她膊头,将她压在床垫上,我当时并不是想真的要干她,只是手肘无意中碰到她的胸部数次,并没有犯罪的冲动。 不过经过刚才巴士上的偷窥,自己又无女友,而家还有这样身体接触,美女空姐的髮香跟呼出的热气都将我的性慾点燃了,下身开始有兴奋的感觉,我……男人的本能终于抵挡不住,最后的道德与理智线最终失守,胆子粗起来,从此刻开始将再也无法回头…… 我打她一巴,不再对她存有一丝的同情或怜惜,「他妈的,讲你又不信,你那么想比人强姦丫嘛,好!」 这时候的我也毫无避忌地用双手从后拥抱着她,搂住了那细细的蛮腰,碰到她白滑散发出的青春气息的身体,隔着制服就迫不及待的抚摸起那发育完好的双乳,并开始吸啜着空姐的耳后根,舌尖往她的耳窿深处舔去,由雪白的颈项狂吸从她体内传出来的体香。 「你干什么,不要,停手别这样!」 Yuki一双纤细白皙的手努力去抵挡伸向身体的黑手,不停在我身上拍打拳击。我双手按住她双手,她嘴不断大叫,我嘴唇就强力压住Yuki的小嘴对她湿吻。本能地女生对陌生男子的侵犯,只能用舌头将另一舌推出去,所以没有再大叫,幸好她没有想到要咬我条?。 最后始终男女力量有别,她双手已被我左手按左头部上方,而我的右手不断摸胸抽水,拉高Yuki的制服上衣,由腰间伸手入去隔住胸围大力抓她的乳房,她大叫,「呀,不要呀,好痛呀,好痛呀!」 我摸完上面,也自然要摸下面,一路吻着她一路用右手从上伸入红色半截裙入面乱摸,现在她不能再攻击我,只能自保,企图紧合双腿防姦。 但事实上防线已被一个一个击破,裙子被掀高,接连黑丝袜的裤裆被强行扯开,大腿被我大力用双膝分开,其中一只小腿只挂着小半遗下的丝袜,现在只有一条纯白色的平脚花边底裤挡住我的去路,上身还有一件因拉扯而变得不整的制服及入面的半罩式后扣胸围。 此时,屋外突然雷雨大作,雷雨加上男人兽性大发的确十分可怕,突然,「呀!」 是我大叫一声,她出脚踢中我要害,好在不是太中目标,她一阵挣扎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推开我挣着坐起身来。她见机快速的挣脱开我的手推开我,转身就要往室外逃跑。 我就了痛左一痛之后立刻回神,急急起身去追捕她,幸好她一出门就被村屋的门槛拌倒,上半身挂在门外,上身正被大雨淋湿,正大叫救命。 「哎,这样的大雨,你男友怎会听到你叫呢,不如你叫来比我听好过啦!」 我双臂强拉她入屋,抱起她带着她的行李上楼上的一间房,开灯再拉上窗帘布。 「不要呀,不要强姦我呀…呜呜…」Yuki吓得直抖,双手乱打着放声大哭。 「我怎会强姦你呢,我们是在这里做爱呀,老婆仔。」 刚才黑漆漆,现在开了灯及她上身淋了微雨,见到一套比透更透的制服,白bra比之前更为清楚,是一个杯罩面上有镂花的胸围。我忍不住一手拉开上身衫中间的钮,原来是十分易除的按钮式,不是扣钮式。 见到白色胸围正紧紧地包住雪白的乳房,「不要这样!」她轻叫一声,还想用手护胸,我照旧把她压倒在床上,左手按住她双手,右手到她背后鬆开胸围的后扣。 这时空姐被按着手,挣得两团雪白无瑕,比例匀称的乳房从鬆掉的胸围里弹了出来,随着乱扭诱人地晃动着,立刻完全在我的掌握中了。 太好了,于是我亲吻了她胸前的项链,再拨高她的杯罩,用口好似bb狠狠地吸吮她的乳头,由左到右,由右到左,再埋头在里中间食波饼疯狂侵犯。期间Yuki不断挣扎,身体左避右避,但吸吸下不知她是不是生理上有反应,反抗减少了。 我趁这机会放开了她双手,一手掀高她的制服裙,双膝分开她的双腿,我连忙脱去衣服,再除去自己裤和内裤,露出比常人粗及长的肉棒。 肉棒挣脱了束缚,昂然挺立着隔住Yuki条底裤顶她小妹妹,她猜到即将发生什么,摇着头哭道:「不要……不要啊……」 一顶之下不太妥当,有一硬块顶住,一拨开她的白色底裤,妈的原来真的是卫生巾,她m到。不过条巾由她起床载到现在都无血,应该系刚来完好乾净,不过我那么笨现在才知气顶之下,「死八婆,m到也不出声,信不信我全插你上前后3个洞?……」 「不要,不要呀…放过我啦,我有未婚夫,我还快结婚了……」 「放过你?你刚才你不是很狠很恶的吗?」 我上身压落去,左手按手,右手搞她下面,拉走卫生巾手伸入内裤拨弄着她软软的阴唇,之后再指插阴道,另一指就按摩她的阴蒂及阴道里每一寸娇美幼嫩的组织,真是好窄性经验不多一点都不湿。见到她下面的阴毛浓密,以前以为毛毛长,性慾强,怎知条女搞了很久真的不动情。 我看着黑色丝袜在大腿还穿着高跟鞋,私密部位被我遍览无遗,我更加兴奋了,老二又变得比刚才更坚挺。 我迫不及待的把老二对準她的阴部,龟头上面已经流出了一点透明的液体,我準备用一人之分泌,达到两人之爽快。我不理她的反对,强行想插入去,不过她无淫水真繫好难入。始终是强姦,她再反抗下身不断的左摆右摆,只是碰到白嫩的大腿内部,不许我对準她的阴道口,还趁乱打左我一巴。 这样反而激起左我的兽性,左手再按住她的双手在她头的上方,我强吻Yuki的樱唇,条?在她唇上耳朵面颊的放肆,再用刚才男人用的手拍掩住她嘴。看来那个男人是专业色魔,手手帕里应该有迷药,她很快就有点些迷迷地,反抗无那么激烈。 趁这机会我再用右手扶正小弟,在乾涸的玉门外徘徊,始终是被强姦所以她没有分泌,唯有就这样的强插。 Yuki感到难受极了,下半身不断地扭动着,之后双腿一阵激烈地挣动,她还大叫:「不要啊,不要啊,呀好痛呀…呀……」 我经过多次的尝试后,我的阴茎终于对準了位置,龟头成功侵入了空姐的私处。虽然龟头慢慢挤开了紧合的蜜唇,但我的阳具在阴道口还是遭到很大的阻碍,她开始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眼中再溅出泪花,阴道的肉璧因为疼痛而痉挛。 「不!不要动……不要动了!!好痛!!」 一直以为漂亮已订婚的她是很早就被男友开封,只是她的阴道比较紧,或是她尚未完全湿润,我抚着她的脸问道:「你是第一次吗?」 「不要……求你停手……不要强姦我……我未试过的呀,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不要对不起我的丈夫,请放过我吧……」 「我知道啊,刚才我在巴士上听到你们的对话。」我心里大喜,原来她是一具完整洁净的躯体,一位纯真的处女,想把第一次留给缗后的丈夫,「你未婚夫怎会那么笨没早一点干你,请对他说声抱歉,我先要走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快停下来!啊…啊…好痛啊!」 下体感到的刺痛,Yuki知道自己快要失身,努力地踢着双腿,希望用最后的余力想要挣脱,去捍卫着自己最宝贵的贞操。 但是逃不出我的掌控,我继续用着我的肉棒尝试钻入,一下又一下地把阴茎逐少部份地进入,每一次都先退后进,但每次都退得少、进得多,所以阴茎还是越插越深,没有让她有一丝幻想可以逃走的机会。 空姐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一双粉拳捶在我身上,扭动着臀部反抗着。她的乞求和呻吟却让我慢不下来,最后我一鼓作气猛然用力,在她「噢」的一声惊呼中,巨大的阴茎终于捅进她的阴道内。 「好痛!」她自己用手摀住嘴,另一手揪着床单,她痛苦地闭起眼睛。睁开眼时,已经流出了眼泪。 阳具已刺穿那薄薄但是又是很重要的一层膜,Yuki见已经被我深深地插了入去,好像给我的阳具钉在床上一样,失去刚才的反抗和挣扎,只系眼流着泪,手无再乱打,脚无再乱踢,我见她这样,就放开捉住她的左手,右手都无乱摸,双手揽住她背。 「老婆仔,你叫旭琦丫嘛,郁(动)啦,郁(动)才好妧有快感嘛…」 我放缓抽插,享受着处女空姐阴道的挤压,待她破瓜时的痛楚稍为平息。她真繫好紧,以我的硬同粗,知道好多女都会死去活来,「好爽啊……你呢……觉得怎样……」 多年来一直守身如玉,相信她男友多次求欢也会被严词拒绝,但始终还是要裁在淫贼手里提早成了一个小妇人,表情悲愤欲绝,「呜呜呜,我不动呀,我不要你呀,放过我啦……」 我不理她,决定用下面与她沟通。我让她换了个姿势,一只黑丝高跟美腿踩在地上,一只踩在床上,我从后面一手摸着乳房,一手搭着她的肩膀,下起头来,只见一丝丝落红顺着阴茎流下,就以处女贞血作滋润,以龟头来回磨擦着她的阴道,其撞击的力道传递到她的上身,另一边雪白的乳房也随着韵律,来回弹跳着。 我露出胜利的笑容,欣赏着眼前的绝景;看着她被我干得唉声连连,呻吟声迴响在整个屋内,真爽。谁叫你要勾引我,穿着那么短的空姐制服裙,刚才救了你还要屈我想强姦你,害我真的要强姦你,都是你的错,看我怎么处罚你! 之后把她趟平后再插几下,再次重複猛烈的抽插运动,初经人事刚被开苞破身,处女落红的清纯空姐那能受得这样的淫风暴雨摧残,再次不断大叫挣扎,「停…停下来啊……」 一边内裤及破烂丝袜的一双41吋白滑长腿乱踢,我挤在Yuki双腿之间,她怎可能会踢得到我,我每插一下,她咬着牙忍受从子宫传来的震撼力,空姐抽泣着的哭声都是高声,尖叫「呀…呀」。 到我两只手都紧握Yuki 32c的竹笋波,白皙的乳房透着淡绿色的静脉,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果实,「乳房好有弹性,不让人玩玩实在可惜……咦咦 ,你未婚夫也有玩过吗?」 其实我问也是多余,到她这个年纪这样浑圆挺立的双乳亦没有些微下堕,肯定未经过任何人的触碰拉扯。我以指尖搓揉着空姐娇艳欲滴的乳头,那乳头受到刺激,渐渐变得更为硬挺、更为肿胀,我时而挤按,时而吸吮,教她也不断摇头「唔唔」咬唇,自己用手捂自己的嘴,以免声音太大引我觉得她有快感。 顺着空姐的大腿来回抚摸,感受那丝袜摩擦的触感,薄得好像没穿丝袜那样,而且手感极好,摸在丝腿上很滑很滑,阴茎就进进出出的刺进她体内最深处,我恨不能把龟头也刺入她的子宫内,心里疯狂的念叨着,「操死你,干烂你……」 「不要……轻一点……不要那么粗鲁……温柔一点……」Yuki开始吃不消,只好低声求饶。 我不断抽出抽入,下下插到最入,没有好似其他人那么的九浅一深,我要将我所有累积至今的兽慾,毫无保留的全部发洩在她身上,才不会理会她那处女呼痛,舒不舒服,大家就现实些吧。 「哦呵……哦呵……哦……太深了……我会死掉的……哦唔……唔……饶了我……」 对她的娇躯一波波地蹂躏,听见她那种连气都快喘不过来,娇声求饶的样子,我大叫,「呼……呼……爽吧……说呀……说呀……」 「啊啊啊……啊……啊……啊……喔……!」挣得累得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浑身抽着哭, 每一次都使都发出Yuki 哀怨啜泣声。她也以夹紧屁股的肌肉,挺起小穴作为回应,她只能本能的回应着我的抽插。 我不断的抽插Yuki,真是奇怪,因为是在强姦我也怕被人看见,我想尽快射精完事,越这样想,越是不射。再过左十几分钟,只听到美女空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喘息也越来越大,感到Yuki 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把我的阴茎夹紧,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着龟头,阴肉紧紧缠绕着我的老二,一下一下来回的套弄,她的身体正在回应我的慾望。 男女性交的最正,又湿又暖的感觉回来了,「爽!好久没这么爽过!」加上一种虐待、强姦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兴奋,我露出极舒服的神情,就算一个没有经验的女人见一个正在上自己的男人有这个神情,知我就要射了。 虽然月经好完了,要到下星期才开始进入排卵期,不过她想改变被彻底姦辱的命运,「不!不要射在里面! 」 她双手想推开我,不断推我的腰同心口拗动腰枝向后,但我大力捉实她的腰际,相互的黑森林再交织一起。 根本反抗都系多余的,你越是推我,更加刺激了我心中征服的慾望,越是兴奋就越快射! 于是把她的双腿从肩上放下,分开两边,用我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双手从她背后用力搂着,这样每一次不仅插入得深,而且还能摩擦她的阴蒂、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体,我也会得到更大的刺激,用力做最后的冲刺,下身加强抽送的动作,「忍不住喇,等我射死你,呀呀呀,Yuki呀Yuki,好舒服呀!」并用唇再次封住了Yuki的嘴,吸啜着她的小香舌。 被强行压着双唇又被吻着,接近崩溃的Yuki感到我快要到达高潮,随之而来有数以亿计精虫闯进自己的子宫,现在却只能发出呜呜声,仍然无法把我摆脱,心里又急又慌,眼眶也不禁流下斗大的泪珠,双手一时用力捶打着床面,一时又捶打着我的背脊。 我紧紧地抱着这个初尝人道的空姐,她的胸口也在急促的起伏,将接近爆发的龟头硬抵着她的子宫口,全身打了个冷震,这时她像抱着我的手用力紧了几下,身体抽搐了两下,这让我的快感来了,之后阳具不断跳动,在她阴道最入面射精。 我们都无力起身,大家都大汗淋漓,Yuki 也感到阴道背进自己的意愿将侵入的阴茎紧紧夹住,令恶器得到鼓舞把秽液不停喷进自已体内,密穴顶端也配合的一吸一吸,要把我好多好多的全部吸乾。 米已成炊已经没有再挣扎,Yuki两只手就从我背上滑下去,摊开在两边,「唔唔」地高一声低一声在哭诉着阵阵暖流正直奔到子宫深处,我就伏在她身上,逗弄她硬凸起来的乳头,充分回味着处女所独有的滑润的身体与挺立的双乳,原来内射空姐那么好玩,我抚摸着她的长髮说:「你的第一次不内射怎算完美的初夜呢?」 见到Yuki受辱流泪的样子,加上钮扣全开的白色上衣,拉高的胸围,满乳房的红印,肚皮上的呼吸起伏因被姦饮泣的变短而速,因过度分开的双腿变了阔裙的窄裙,在我肉棒摧残下又红又肿的阴部,多余带血丝的精液不断从阴道里每寸地方倒流出来,把裙子弄湿了一大片,大腿上的手印,破烂的黑丝袜,分散左地上平日为以为傲的黑色真皮高跟鞋,床上的一摊暗红色血渍,知道自己攻陷了一个快为人妻的处女空姐,忍不住用Yuki的手机拍下又这个情景。 同时,大蛇又再次起头,再次张牙舞爪,我这次不想再姦她下面,抓起Yuki的头髮,将大蛇放到她口边,示意她张口含着。 有落红的阴茎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脸前,令她本能地别过脸去,她不肯就範,「不行,我不要!你放过我……鸣……你是无耻色魔…」 我一面玩弄着Yuki的尖笋的胸脯,「你自己来吹,我再快活一下!」 先前被强姦时,乳房在我的挑逗下,已经违背她的意愿下产生反应,她不想再一次获得这种羞耻的快感,急忙把我的手扯开。 跟住我强要她跪在地上,强行打开她的口,「好臭呀你下面……」她舌头动了一下就停止不再动了,而含着的泪水悄悄地掉落,肩膀也起伏不定。 「对,因为刚插完你个臭西。」我感到不耐烦,发出威吓︰「不含的话,你张开双腿,又浓又糊的精液灌满了下体的相就做你factbook里的头象!」 「不要啊……我含…呜呜呜……」 Yuki握住我的阴茎一口含进樱桃小嘴里吞吐起来,唇与龟头不断地摩擦,用舌头把阴茎舔着。心理暗讚Yuki口技实在不错,技术之好完全不像是个处女。 倘开的制服让我看到胸围左摇右摆,两个乳房也摇摇晃晃,已经令到我的慾火再度高炽,随着我玩弄着她的两边乳头,强大刺激令少女敏感万分的乳头起了老实的反应,她更要用力吸着我的肉棒,以免自己发出甜美的呻吟声。 「对……用力吸……含深一点……要让我舒服……用手套弄……翘高屁股,伏在我前面,再含深一点……」 头髮不断地摇摆着,我拨开她细腻如丝的秀髮,看着自己的阴茎在空姐小嘴里被吸吮着,太爽了!吹左一阵,我的阳具又在她口入面跳动,要口爆了她。 她知我爆,又想推开我,我捉实她头不让她离开,要她把精液全部吞下及要舔乾净才放开她。披头散髮的空姐泣不成声,一边咳嗽一边用手擦拭着嘴巴。 我亦满意地放过她,警告她不要报警,否则裸照会网上疯传,之后离开。 到现在报纸都没有报道空姐强姦的消息,看来她真的没有报警,不过我发现原来狼藉污秽,不堪入目的裸照只有她的手提电话有,我自己是没有留底,实在太可惜了,不过她也不会报警啦,难过要自己老公知道自己着了旧鞋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受辱的美少妇名媛(1-5)